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时时彩 > 似真性排序 >

《为什么佛学是真的》笔记总结是怎么样的?

发布时间:2019-06-16 08:5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万维钢老师在精英日课中利用了近2周的时间解读一本书,这种现象是不多见的,可见万维钢老师对这本书的重视,通过对这本书的解读,同时引用了很多现代科学研究的成果辅助说明这本书里的内容。也可以看出知识之间的互相联系。最值得开心的是在听这本书的过程中,也发现很多以前读的书的知识点,这种连接非常美妙。

  首先介绍一下作者,作者罗伯特-莱特是一名进化心理学学者和科学作家。作者所学的佛学是大乘佛法的“内观派”(Vipassana)。内观派强调通过向内观察了解内心世界,获得真知。这个门派特别有科学精神。

  佛学中提到的“苦”大多数被解读称为“过于执着”,但这样的解读也不能说全对,当人对某件事或某样东西过于执着却是是苦,苦是想要而不得。但这么解释苦,就不能解释苦与坚持之间的不同。坚持不一定是苦。西游记,唐僧走了十万八千里的路取得真经,难道这样不算是过于执着么,但很明显佛教是推崇唐僧取经的。所以单纯说苦是过于执着,则不全面。

  通过科学家的考证,佛经最开始是用巴利语写成的,在巴利语中的苦翻译过来最接近的词应该是“不满足”。我们每天生活在不满足中,我们的不满足才是真正的苦。只有真正定义了苦,才知道怎么脱离苦。通过后面的学习我知道,佛学并不是教我们成为一颗蔬菜,完全没有欲望的人,自然不会不满足,但完全没有欲望可能么?或者说,人可以通过努力消除欲望么?我一直不相信消除欲望的说法。小时候,看到小朋友手里有好吃的,我自然也想尝尝,我小时候还好面子,不肯说,这就是苦。怎么才能不馋呢,我吃过了,知道是什么味道,甚至我想买随时就可以买,自然就消除了这个想要而不得的苦。所以,我个人的经验是,提高自己的能力,把羡慕别人的生活活成自己的生活,自然也就消除了一部分的苦。但生活里的苦也并不是都能解决的,有些事,我暂时能力就是达不到,我们还是要学习如何脱离苦。

  进化心理学研究显示,人类的活动受基因支配,人不过是基因的载体。不仅仅是人,人是千万物种当中的一个,在进化过程中,基因一直保持这条铁律发展到现在,所有的生物都是为传播基因为第一要素。基因为了刺激让人传播基因,则在进化过程中加入了奖励机制,让人在传播基因过程中产生了“爽”的感觉。但这种爽的感觉却不是持续的,是短暂的。想要更多获得爽的感觉,则需要重复传播基因的过程。有利传播基因就给予正面奖励,不利于传播就产生负面情绪。例如当我们看到老虎,老虎对我们的生命产生威胁,面对威胁,则产生了负面情绪。(类似内容:《未来简史》人类的意识不过是进化的副产物《未来简史》每天听本书学习笔记)。这种短暂的爽,是基因为了传播进化出来的功能,但却可能成为人生的苦。

  科学家用猴子做了一个实验。把一只猴子关在笼子里,笼子里有机关,只要猴子触碰机关,就会给猴子一点果汁,与此同时,笼子里的灯会亮。因为猴子喜欢喝果汁,所以获得果汁的猴子大脑会分泌多巴胺,产生快乐的情绪。但当实验持续,科学家发现,就在灯亮,果汁还没送给猴子的时候,猴子大脑已经开始分泌多巴胺,产生愉快的感觉。

  通过这个实验我们可以看到,猴子面对刺激可以产生情绪,甚至经过设计,还可以改变刺激情绪的开关。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我们可能已经产生了很多类似的假情绪,广告、宜家体验式消费,这种都是利用了我们大脑里的这些默认刺激,通过视觉刺激,还想出拥有以后的快感,从而购买产品。现代社会的假情绪还有很多,其中很大一类是因为“在远古时有用,在现在没有用”的情绪。例如高脂高糖的食物,在远古时代这代表着巨大的能力来源,是维持生命的重要资源。例如路怒症,在古代如果收到欺负,产生愤怒情绪是一种自保行为,如果在远古部落时代,你不反抗,则会有更多人欺负你,愤怒在古代同样是能保命的技能,但是在现代社会,路怒症则没有价值。除了降低我们的生活质量,根本不解决问题。还有一类假情绪是“假阳性”。举个例子,一个远古人在草丛中行走,发现远处草丛有动,他的第一个反应就应该是跑,因为草丛动可能是有狮子。但如果草丛中没有狮子,则是假阳性。我们生活里常常被这种“假阳性”的情绪影响,这种假情绪给生活带来“苦”。(叔本华《人生的智慧》中强调,理智的人生应该追求减少痛苦,而不是追求幸福。20171005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也许进一步,情绪本身都是假的。

  内观派修行有三个基本认识,无常、苦、无我。“无常”是指任何事物都是在变化当中。“苦”源于不满足。而“无我”的巴利语翻译成英语是not-self,而无我的中文翻译应该是no self。这种中间有微妙的差异。no self说的大概是我不存在,而not-self强调的是不是我。

  在《五蕴皆空经》里记录,佛陀是通过启发式教学,让五位僧人理解五蕴都是虚幻的,当五位僧人悟道时,他们就从僧人成为了罗汉。五蕴是指色蕴(人的身体,形态)、受蕴(基本的感情,喜怒哀乐)、想蕴(基本感知,视觉嗅觉)、行蕴(精神形态)和识蕴(人的意识)。佛陀问五位僧人,你的身体是属于你自己的么?僧人答当然属于我自己了。佛陀又说,如果你的身体属于你自己,那你让你的身体变形,它可以变形么?僧人回答不能。佛陀:那你的身体就不属于你自己。如果一个国王可以处死一个罪大恶极之人,而你则不能控制你自己的身体,所以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通过类似的方法佛陀同样论证了其他四蕴都不属于我们自己,所谓五蕴皆空。而佛陀的思考被现代心理学所认证,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教授 罗伯特-库尔茨班说过,你不是总统,不是CEO,也不是总理。

  万维钢老师则分析。佛陀论述了五蕴不是我,但没说自我是不存在还是不以五蕴的形式存在。更有熊逸老师提出的质疑,如果我拥有要给包子,我想捏成什么样都可以。如果我拥有一块石头,就算我怎么捏,也捏不成我想要的样子,这么说石头就不属于我了吗。熊逸老师提出,如果我偷了你的钱,偷得是你的东西。而如果我打了你的身体,我到底是打了你,还是打了你的身体。“你”是主格,“你的”则是宾格。熊逸老师强调,很多哲学问题都是语言上的模糊性导致的,也正是语言的模糊性让我们的沟通具有高效性。真正的哲学问题是去除了语言的模糊性以后的问题,能通过语言模糊性解释的问题就不算哲学问题。最后熊逸老师提问:难道只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控制才是真正拥有么?如果佛陀继续提问,到底怎样程度的所有权和所有格才成立呢,熊逸老师会拿出沙堆诡辩。(细节详见:万维钢精英日课第二季11月17日特别放松:和熊逸老师切磋一个佛学问题)

  万维钢老师是这样回答的,正是去除了语言的模糊性以后的问题才是哲学问题。在佛陀的时代人们是受制于语言的限制和缺少抽象思维的,佛陀主要想论证的是并不存在一个“单一”的自我。而现代科学也有同样的研究,(《未来简史》每天听本书学习笔记中的左右脑实验,体验自我,叙事自我)。在现代心理学研究的成果是,意识不作出决定,意识给决定找一个逻辑自洽的理由。意识就像是一个新闻发言人,当事情发生后,他给行动一个合理地理由。这个原因也许是进化带给我的特点。我们都愿意让别人认为我们是一个靠谱的人,凡是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在肯里克和格里斯克维西斯的《理性动物》动物中有研究显示,人的大脑里有七个感情模块,分别是自我保护、吸引配偶、保住配偶、群体认同感、关爱亲属、社会地位和避免疾病。这七个感情模块只是逻辑上的分类,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大脑区域(第五节中会讲到真实存在的感情区域,伏隔核和岛叶)。我们的大脑是轮流被这七个感情模块占领,当哪个模块声音更大,我们就按照这个感情模块行事。

  那我们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不是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被感情支配,自由意志则是,我可以理性的选择我大脑里感情,但真实情况是,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我们只是受感情支配的。(相似的内容见《未来简史》)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个原理,我们下一次作出决定时,依然很难做出自由的选择。而佛陀则是告诉我们,通过修行可以战胜那些模块,掌握控制权,拥有自由意志。

  佛学高级的地方在于,它不仅仅告诉我们事情的本质是什么,他还有一整套实践的方法。

  在几年前,我是演说家节目中,乐嘉曾经说过,冥想就是什么都不想。虽然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更不懂冥想的意义是什么,但这句话挺震撼我的。难道还需要训练什么都不想么。

  在佛教中有三个派别,禅宗、藏传佛教和内观派。禅宗通过思考一些公案,僧人之间的辩论,偶尔来个机锋,最终追求顿悟,禅宗比较适合诗人。藏传佛教强调视觉意象,所以藏传佛教适合艺术家。而内观派追求“正念”,适合心理学家。正念非常具有科学精神,内观派冥想是通过训练,获得对事物的洞见,追求个人真正的自由。

  冥想的现代心理学解释是,当人放松大脑,努力做到什么都不想时,大脑会进入“默认模式网络”。在默认模式网络中,各个思想模块会不断产生新思想,人的意识就像一个滚珠一样,被各种模块击打,随机产生思想。(万维钢精英日课第一季讲过创新时提到,创新就是通过不同思想的链接产生的)。而冥想则是要求大脑不能进入“默认模式网络”。

  佛学中有“八正道”,第八是”正定”,第七是“正念”。当我们通过冥想可以达到正念时,我们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注意力,不仅仅在冥想时专注于呼吸。就算在平时,我们也可以专注于当下的事物。这跟前两年提出的网络流行语“活在当下”一个意思。内观派强调专注于事物的目的时获得洞见。这种专注不同于集中注意力,有时候我们看书需要集中注意力,这种集中注意力是比较简单的,我们的思想意识是随着作者的内容不断运行的,而内观派强调的“正念”则是控制思想,我想要想什么就可以想什么。

  这样的专注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不受强烈情感困扰,把“自我”和各种感情剥离开。作者罗伯特-莱特举了一个他自己牙疼的例子,在没有修炼冥想时,他每次牙疼都是“ouch”,而修炼了以后,它可以把这个感情跟自己的感情剥离开,当再牙疼的时候,就变成了whoa~,仿佛这个感情已经不属于他了。在以前我学到过一个控制感情的办法跟这个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你可以用语言表述你的感情的时候,你就80%控制了你的感情。例如,当你非常生气的时候,你哪怕在心里想,我现在非常生气,你的气就已经消了一半了。我平时的确实践过这个办法,非常有效。当我们用语言表达情感时,其实已经启动了大脑的理性模块,利用语言总结感情的过程,就是把自我跟这个感情剥离开,不在沉浸于愤怒的情绪中,从愤怒的情绪中走出来。而更高的层次在于,把自我跟各种想法剥离开,专注于呼吸。当我们冥想时,大脑中通常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这些想法通常有四个特征,不是你正在做的事,都和“你”有关,常常与另外一个人有关,都有某一个模块提供。而冥想的训练是,承认它存在,允许它出现,不收他影响。这就好像我们站在火车站台,看着一辆又一辆火车走过,却不上车。如果做到这一点脱离了“苦”,接近“涅槃”。

  而现实是,目前好像没有哪个大师生成我做到了“涅槃”。而且作者罗伯特-莱特还发现在这个过程总存在四个矛盾。第一个矛盾是“无为”和“成功”。当我们越想做到无为,你就越做不到,反而你放松下来才能做到无为。冥想也是一样,你越想专注,反而越难做到专注。第二个矛盾是,最需要冥想训练的人,往往不容易进入冥想状态。第三个矛盾,越拒绝越反抗,越被控制。当我们产生感情时,面对感情最好的办法不是跟他对抗,而是放手,让这个感情跟你剥离,让他离你而去。第四个矛盾,人不能控制情绪,情绪控制人。如果你上来就说,我可以控制我自己,那你就控制不了你自己,你要是意识到你控制不了你自己,这才是迈向控制自己的第一步。

  在第三节预告过,第五节会介绍一个大脑中真实存在的区域,这两个区域控制人的购买行为。麻省理工学院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者给受试人员100美元,让他们在购物网站买东西,随便买。与此同时实验者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实时监控受试者的大脑。当受试者看到特别想买的东西,大脑中伏隔核区域会活跃,伏隔核是给人提供愉悦感的区域。当受试者看到特别讨厌的都关系,大脑中岛叶区域则会活跃,岛叶产生痛苦的感受。但当受试者在想买和不想买中间时,两个区域同时活跃,而最终决定买还是不买是这两个区域哪个更活跃决定。通过这个实验我们看到,我们的行为是受到感情模块控制,但如果行为是感情决定的,那理性又有什么作用。

  我们常说一个人是理性的,另一个人是感性的。理性和感性还有象与骑象人的比喻(1124我们的大脑在如何运行),感性就像是大象,理性则像是骑象人,大多数的时间我们只是被感性带着走,偶尔理性控制感性。但我们已经知道人的行为都是受感情模块影响,我们所作出的决定都是感性模块之间斗争的结果,哪个感情区域声音大,我们就听那个区域的。而理性是给感情提供信息和辅助。意识只不过听各种模块为自己找理由。所以能够对抗感情的只有感情,理性不过是感情的武器。

  如果我们只是受感性驱使,那之前的自控力说法可能要更新。之前比较被普遍接受的自控力说法是肌肉说,把人的自控力比作肌肉,我们月训练这个肌肉,肌肉能力就越强。但现实是,很多酗酒和抽烟的人,经过长时间戒酒戒烟后,一旦在此接触,很容易再次酗酒抽烟。那之前说的肌肉说就靠不住,既然他锻炼了这么久的控制力肌肉,怎么就在一次接触后就破功了呢。而最新的说法是模块说,模块说强调我们的行为受感情模块驱使,而每次完成一次感情模块行为,这个感情模块就会受到正面的反馈,使这个模块的力量更强,下一次有感情模块竞争时,这个感情模块就更容易胜出。根据这个说法,最好的自控方法则是打断正反馈,让这个感情出来以后得不到满足,不在增强这个感情模块的力量。而这个方法则颇具有佛学思想,佛学的冥想训练正是打断这种感情的正反馈

  耶鲁大学医学院 贾德森-布鲁尔为吸烟者提出一种戒烟方法,这个方法跟佛学中的正念自控法如出一辙,布鲁尔总结一套戒烟方法,简称RAIN,R代表recognize the feeling,当感情出现时,不要被感情控制,正确的方法的第一步是识别感情;A代表accept the feeling,识别感情后,不要跟感情对抗,而是要接受感情,允许感情的出现;I代表investigate the feeling,这一步我们要调查感情,这个感情到底是怎样的,它具有什么特质,有什么颜色么,有什么质地么,调研的越深,越不被感情控制。N代表non-attachment,经过以上三步,最后达到的目标是,与情感保持距离,不被情感束缚,做到原理情感。这种戒烟方法比美国肺癌研究会推荐的方法更有效。而这种办法与以往意志力方法最大的不同在于,以前是用意志力与情感做“对抗”,正念自控法则是“化解”。正念自控力接受感情的存在,允许感情出现,通过与感情保持距离,最终达到不被感情支配。

  佛学中讲究”色即是空“。但这句话要怎么理解呢,难道说世界是空的么?这又有什么道理呢?

  首先我们先要搞清楚”色“是什么。”色“是我们赋予事物的内涵。这种内涵与事物本身是有区别的,当我们看到红色可能会想到国旗、想到太阳,看到秋天的景色会想到春华秋实、想到悲秋情绪。世间万物都被我们赋予了内涵,而且科学家研究显示,这种给予事物内涵的行为是完全自主自动的。所以佛学强调的”色即是空“是说我们赋予事物的内涵是空的。这种对事物的情感判断是没有价值的。

  知道了色是事物的内涵,色的性质又有哪些呢。第一,色的赋予是大脑自动产生的,科学家做过实验,让受试者先看到第一个词,在之后念出第二个词。当第一个词是光荣,第二个词是疾病时,大脑反应的时间更长。这两个词被大脑赋予的含义不同,导致大脑转换时需要更长时间。第二,内涵会受故事影响。有实验表明,品酒师会因为红酒的故事和价格影响对酒的评价。第三,内涵都是主观的。第四,无感即无视。作者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作者的爸爸有一次去参加聚会,作者的爸爸觉得非常沮丧,因为聚会上年轻的女孩儿完全无视老头,因为她们知道老大爷不是她们潜在交配的对象。

  在觉悟者的眼中,这个世界去除了赋予的内涵,无色的世界感觉世界时空的。而这种体验让我们跟真实感受到世界本质的情况。正念自控法就是训练让人有选择注意力的能力,让我们可以控制注意力。佛学是让人更自由,佛学让人排除干扰,获得更丰富的体验。

  这一届内容很晦涩难懂,更接近于玄学,也许还不能通过智力上理解佛学,必须通过修行才能明白佛学的奥义。所以这一节内容基本只是把日课内精华内容提炼,并没有更多自己的看法。

  佛学认为”苦“是”贪嗔痴“。”贪“代表被事物吸引,想要获得某件东西;”嗔“代表负面情绪,排斥某种东西,而贪+嗔=痴。佛学认为贪和嗔是Tanha的两面,而Tanha则是苦(Dukkha)的来源。Tanha的含义比较宽泛,被翻译成”欲“”爱“”贪爱“。

  如果能够脱离苦,去除贪嗔痴,则达到了涅盘的境界。涅槃是佛学中小乘佛教的最高目标,僧人通过修行达到涅槃后,成为阿罗汉。而佛学中并没有规定具体涅槃的要求,也没说明涅槃后的境界。通过现代科学研究,涅磐以后会有四个特征,完整的幸福感,彻底的平静感,内心完全的自由,对周围事物有非常清楚的认识和理解。

  涅槃后的境界是跳跃自己的限制,超越自然的选择,明白你并不比其他生物特殊,从局限视角解放出来,从更高水平观察这个世界。

  万维钢老师总结佛学的关键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个基本点是无我和空,一个中心则是自由。也许西方的佛学去掉了超自然能力以后,把佛学理解的更像是哲学,内观派主要通过冥想训练达到无我和空的境界,最终获得内心的自由。

  第一,学佛是为了求保佑。这一点普遍存在各个宗教当中,基督教也曾经走过这样的路,现在很多僧庙以施主捐赠多少作为功德,这一点非常不符合佛学的精神,佛学一直教人控制欲望,处处强调自由。怎么会让你被欲望控制,自己打不到的目的,通过贿赂佛祖达到呢?学佛最重要的是如何控制欲望,如果你有欲望,佛会告诉你如何通过修行达到涅槃。太过于执着与某一件事更是佛学中的大忌”贪“,想要求佛满足欲望,我想佛是不会做的。

  第二,佛法让人消极。学佛不是为了让人变成一棵蔬菜,剥离情感,不被欲望劫持,不仅不是消极,反而是更高级的自由。如果你被某一种情感劫持,你不过是被欲望或感情驱使的傀儡,真正能通过理智原则情感才是真正的自由,佛学崇尚的是自由。

  第三,做慈善该”以慈悲为怀“。20171020智识分子:做一个复杂的现代人在《智识分子》这本书里探讨过经济学角度下的慈善是怎么样的。但这里要探讨佛学里的慈善。一般认识中对于慈善有两个基本错误,认为慈善可以通过购买功德。如果可以购买功德,那就是通过贿赂佛祖,达成你的欲望,这完全是反佛学的。所以功德肯定不是通过金钱购买的。第二,共情为基础的慈善。人之所以为人,最大不同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类可以产生互联主观(《未来简史》每天听本书学习笔记),而同情则是互联主观的一种表现形式。但如果通过共情做慈善,那就发展成谁最能赚取眼泪,谁最能获得帮助。这就变成了以传播媒体为核心的慈善体系。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 保罗布鲁姆曾经出一本书《情》,中就强调如果给乞丐钱,这并不会制造社会财富,只是把财产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不论是购买功德还是以共情为基础的慈善,这两点都是以我我我为中心,佛学强调跳出个人的限制,可以通过上帝视角看问题。那么该如何做慈善呢。

  如果以上帝视角做慈善,那最合理的慈善是”义不容辞“。所谓义不容辞,就是这件事应该碑座,而且这件事就应该你来做。不是我自想要做这件事,而是非我不可。例如看到马路变老年人过马路,我就在马路边,我最合适搀扶老人过马路,不是我想搀扶他,而是这件事必须要做,而且我最合适做。这样就算是跳出了个人的限制,找到了最合适的上帝视角。

  通过万维钢老师的解读,我读佛学有了基本的了解。以前从没深入接触过佛学,最多的是在旅游中看看寺庙。虽然一直对功德捐赠嗤之以鼻,也从来不相信求佛可以实现愿望。但也没认真学习过有关佛学的知识。就算生活在亚洲,亚洲作为佛学的最大”根据地“,我对佛学的了解甚至不如对基督教的了解。这里面的原因可能是基督教一直强调走进生活,而佛教一直保持高冷的尊贵。

  通过这次对佛学的学习,对佛学,更进一步是内观派,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去除了超自然能力的佛学,很具有哲学思维,与现代心理学的研究有很多契合之处。感觉这次的学习收获很大,更有趣的是,在《佛学为什么是真的》这本里,我看到了好多《未来简史》和《智识分子》里面同样提到的知识,这有种殊途同归的感觉,也难怪为什么PhD就只有PhD。

  本书的作者为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 罗伯特•赖特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智囊团,全球百位思想家之一,是《新共和》的高级编辑,同时也是《大西洋月刊》,《纽约客》,《时代》等杂志的投稿人。除了作为科普作家的身份之外,他还是一位进化心理学学者。在出版《为什么佛学是真的》(Why Buddhism is True: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of Meditation and Enlightenment)之前,他还出版过两本书《非零和时代:人类命运的逻辑》和《道德动物:我们为什么如此》。

  赖特本人参加过冥想训练,练习的是大乘佛法中的 “内观”派,虽然他声称自己的修行并没有取得非常高的成就,但是他有过相关的体验,而这本书则是用现代科学的一些研究成果来验证佛学中的一些观点的尝试。

  无论是西方的佛家还是东方的佛教,都有着一个核心的论点,就是人活在类似于《黑客帝国》中的矩阵Matrix中,这个论点并不是在说我们真的活在一个虚拟现实游戏当中,而是我们所认知的其实都是错觉。

  佛家对于什么是苦做过总结,而佛陀的教化则在于教人如何 “离苦得乐”。对于总结出来的苦有两种分类,一种是三苦,一种是八苦。

  三苦分别为苦苦,坏苦和行苦。苦苦(Suffering of Pain)指的是有情之五蕴身心,本来即苦,再加上饥渴,疾病,风雨,寒热,刀帐等众缘而生的苦,苦上加苦。在《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卷五中有云:复次,苦苦性云何?答诸身所有,由苦苦故苦。所以者何?依身生起老、病、死等种种苦故。欲界诸境逼迫,苦中复苦,故苦苦相对于欲界。坏苦(Suffering of Change)指的是诸可意乐之法,生时为乐,坏时逼恼身心之苦,名坏苦。在《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卷五中有云:坏苦性云何?答:如世尊说可意朋友、可意眷属、可意境界,若变坏时、若遭毁谤等时,发生愁叹忧苦悲恼,彼于尔时由坏苦故苦。色界天人受禅味之乐,但报尽还于五道受生死苦,故云坏苦相对于色界。行苦(Pervasive Suffering)中,“行”是无常,无一时一刻安住之义。除可意不可意的法以外,所剩下的舍受法,是众多因缘所造,难免生、住、异、灭,令身心感到逼恼,就叫行苦;色身的存在,本身就是行苦。无色界中无质碍、无苦乐境界,但有漏心识仍然是苦,故行苦相对于无色界。

  在六道三界内,欲界所受的苦是三者均有,色界所受的苦是坏苦和行苦,无色界所感受到的是行苦。

  八苦指的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和五阴炽盛苦。

  :整个色身在出离产门阶段,被长时间挤压而极为难过,初生下,风一吹,衣物一碰到,如被物刺,如履刀剑,失声大哭。

  。老,五根渐渐毁坏而趋熟烂,肌肉萎缩,皮肤松垮,原来盛壮的色力日渐衰弱,身体弯曲,脚不听使唤,身体粗重、气息上扬、身体不稳,只能拄著拐杖走路,身心全面感受到老的痛苦。《瑜伽师地论》卷61:“云何老苦?当知亦由五相,谓于五处衰退故苦。一、盛色衰退故。二、气力衰退故。三、诸根衰退故。四、受用境界衰退故。五、寿量衰退故。”。

  。有内有外,内者即三恶道报,外即刀杖等缘,如仇人、丑人、无缘人狭路相逢,无赖借贷,债主逼债,讨厌的环境无力更换……等。《瑜伽师地论》卷61:“云何怨憎会苦?当知此苦亦由五相:一、与彼会生忧苦故。二、治罚畏所依止故。三、恶名畏所依止故。四、苦逼迫命终怖畏所依止故。五、越正法恶趣怖畏所依止故。”。

  。所别有二,一内二外,内者自身,六根不能像以前一样聚合在一起,或与地、水、火、风、空、识界分离;外者所谓亲戚眷属及余资生,别离六尘可爱境,如出国旅游,倒数几天,心情会不好。

  。所谓恶法求离不得,善法求欲不得;苦事求离不得,乐事求欲不得;三涂苦报求离不得,人天乐果求欲不得;刀杖之苦求离不得,资生眷属求欲不得。

  。世人因执著五阴、时时长养五阴,无不思藉五阴“享乐”,然所谓的乐仅只是在某一条件下才叫乐,离开这一条件就不乐了;如酷暑吃冰淇淋很快乐,连续吃数小时还是乐吗?其实乐是相对于苦而存在的,乐也是苦因,乐中有苦,因为乐依附于五阴而存在。执著、长养五阴而产生五阴炽盛的结果,使得众生轮回三界,不得解脱。

  梵文(Dukkha),汉传佛教一般译为“苦”,或者“苦谛”,从梵文语义学上来说,是表示“不安的”,“心神不宁”的意思。可对应为现代描述的“痛苦”、“悲伤”、“焦虑”、“不满”、“沮丧”等感情。

  苦就是不满足,而作者对此找到了一个基于进化心理学的解释,人是进化出来的一个结果,而人这个结果上必然有着进化留下来的印记,而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讲,人和其他的生命有机体一样,活着就是为了传播自己的基因。

  为了传播自己的基因,生命有机体会采取种种的生命行为,比如说吃饭,喝水和交配等等,而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好的生存和掌握繁衍权利,人们还会对外狩猎,采集和对内竞争。

  而为了让生命有机体做这些事情,或者是真实因为做这些事情生命有机体能够更好的生存和繁衍,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之下,人的心理又呈现出这样的三种情况:

  的事情,生命有机体会获得快乐。这个不难理解,如果生命有机体做出对自身的生存和繁衍有利的事情,则生命有机体会更有可能的存活下去和扩散自己的基因。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代一代的演化下来,生命有机体会对这些事情演化出生物上(也是心理上)的一种动机,而作为完成的奖励,生命有机体会感受到快乐(或者类似的正面情感)。

  。如果生命有机体做一次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之后就能够获得持续的长久的快乐,那么生命有机体不会再有动力去第二次做这件事情了。因此,正面的情感有着存在的必要,但是不能够持续过长的时间。

  。这样一来大脑会专注于做那些能够让它感到快乐的事情,这样一来能够增加自己的生存和繁衍的可能性,而对于快乐时短暂的忽视不会使致人陷入对为什么追求快乐的迷惘。

  自然选择作为外在的筛选工具,而基因的传播则作为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之下那些对做出对自己的生存和繁衍有利的行为的生命有机体的基因会遗传和扩散开来,而携有这些基因的生命有机体则会与生俱来一些本性,这些本性会促使人们去做一些事情,而人们完成这些事情之后则会获得“快乐”的感觉。

  实验者在关着一只猴子的笼子里放了一盏灯,只要灯亮,就会给猴子几滴果汁。猴子很喜欢果汁。科学家密切关注猴子大脑中多巴胺分泌的情况。分泌多巴胺意味着大脑正在经历快乐。

  一开始,果汁进入猴子的嘴里后大脑才开始分泌多巴胺,说明是果汁使猴子快乐。

  后来,实验重复多次后,灯亮到给果汁之前,猴子大脑就开始分泌多巴胺,灯亮这个动作,即对果汁的预期已经让猴子很快乐了。

  再到后来,灯亮分泌的多巴胺越来越多,得到果汁分泌的多巴胺越来越少,猴子的

  类似的现象也能够在人身上找到,人们在做一件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他的大脑会产生相应的多巴胺,甚至在他做这一件事情因为预期而产生相应的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并不会持续太久的时间,人们会继续寻求更多的快乐。

  从物理主义的角度来看,人的所有的心理活动都能够还原成生理上的活动,而从进化的角度来看,人的生理构造都是进化得来的产物,而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情绪上的活动都是生命有机体演化出来的生理活动,而不同的生理上的活动/情绪上的反应对应的是基于生存和繁衍的需求面对不同情境的利弊衡权。

  这些生理上的本能就像是计算机的编码,人就像是一个程序,为了满足“生存与繁衍”这个诉求而不断的适应自然环境,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之下,一代一代的演化下来,每一代都会从上一代继承一部分编码。但是这些编码能够让新生代们与生俱来的对外部的环境进行一个利弊上的判断,而这个判断的结果就是情绪。如果这件事情对于生命有机体而言是有利的,生命有机体就会感觉到快乐,反之则会感到痛苦。

  生命的本能具有滞后性。生命有机体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进行演化,而自然环境会先改变,然后生命有机体随着演化,适应自然环境的生命有机体获得更多的生存和繁衍的可能性,不适应的则逐渐被淘汰掉。自然环境的改变是先于“与之相适应的演化”而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生命有机体所具有的编码并不是适应这种环境的。比如说人有摄入具有甜味的食物的倾向,甜味意味着糖分,而糖分意味着高热量,高热量在过去食物匮乏的时候对于生命体的生存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现代社会里面,对于唐风的摄入倾向导致人人们对于甜食的饮食偏好,但是在现代社会里面食物匮乏已经不再是一个不利于人类生存的问题了,而大量摄入甜食导致的肥胖却成为了人们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

  假阳性是一个统计上的关于风险和利弊的概念。比如说烟雾警报,假设有两种烟雾报警器,一种烟雾报警器对于烟雾非常的敏感,而另一种的不是非常的敏感。对于后一种烟雾报警器而言,它不会倾向于误报,因为不达到一定程度的烟雾是不能够引起烟雾报警器启动的,而对于前一种烟雾报警器而言,它误报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任何一点烟雾都有可能导致烟雾报警器的启动,但是它能够保证不会放过任何的火灾的可能性。而处于利弊上的考量而言,人们宁愿烟雾报警器误报而不是漏报,因为误报的代价是可以承受的,而漏报的代价则过于巨大了。类似的逻辑也会出现在生物身上,对于原始人类而言,如果听到风吹草动,那么判断为野兽比判断为风更加各的能够增加他自己生存下去的可能性。然而类似的生理机制/适应器对于现代人而言则会引发种种的焦虑,比如说对陌生人的看法的在乎是因为人是社会性动物而过去是小团体的熟人社会。

  快乐时短暂的,烦恼也是虚幻的,而人的情绪则不能够反映真实的世界,反映的是自己对于外接刺激的利弊衡权。

  本书的作者赖特参加的是内观派(Vipassana), 内观就是透过实际的体验,去了知“身”和“心”具有“刹那生灭”、“无常”、“苦”(不满足)和“无我”(无自主性)的真相。要彻底明了无常、苦、无我的道理,不是经由信仰上的接受、或是理智上的了解,只有从实际的层面去观察看看,在这个“身”和“心”之中,有没有固定不变的实体。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尔时世尊。告五苾刍曰。汝等当知。色不是我。若是我者。色不应病及受苦恼。我欲如是色。我不欲如是色。既不如是。随情所欲。是故当知。色不是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复次苾刍。于汝意云何。色为是常为是无常。白言大德。色是无常。佛言。色既无常。此即是苦。或苦苦。坏苦。行苦。然我声闻。多闻弟子。执有我不。色即是我。我有诸色。色属于我。我在色中不。不尔世尊。应知受想行识。常与无常。亦复如是。凡所有色。若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若胜若劣若远若近。悉皆无我。汝等当知。应以正智而善观察。如是所有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悉应如前正智观察。若我声闻圣弟子众。观此五取蕴。知无有我及以我所。如是观已。即知世间。无能取所取。亦非转变。但由自悟而证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说此法时。五苾刍等。于诸烦恼。心得解脱。信受奉行。

  在这个故事中佛陀遇到了五个僧人,佛陀通过逻辑上的辩论来引导这五位僧人认识到其实他们的“我”其实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着一个完整的“自我”,所谓的“自我”是由五个部分“构成”的,也就是所谓的五蕴,而这五蕴也是虚幻的。

  只有能够被一个人所控制的,才能够是人的一部分,而人对于自己的身体,情感等等都不能够控制,而是反过来会受到身体情感的影响,既然如此,五蕴也不会是人的一部分。

  佛问了第一个僧人:“你的身体是你的吗?”而第一个僧人回答:“是,身体是我的一部分。”于是佛祖又问道:“如果一个东西是你的,那么你就应该可以控制他。如果你生病了,你能够让疾病说好就好嘛?如果你长的不好看,你能够改变自己的相貌让自己成为美男子吗?”僧人回答说:“不能。”类似的对话也发生在第二个僧人身上,人的情感也不是收人控制的,人并不能够决定自己痛不痛苦或者快不快乐。情感只是影响“你”的存在而不是“你”的一部分。以此来类推,五蕴也不是人的一部分。

  在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中举过例子,用现代科学来证明一个单一完整的自我是不存在的。现代技术已近开发出了一种芯片,这种芯片能够插入人的脑内,通过微弱的电流刺激来抑制抑郁症;同样的,现代医学也有采取切断链接左右脑的器官来治疗严重癫痫的人的技术。

  被切去了左右大脑链接器官的人在思考的时候左右大脑就不在能够进行一个信息上的相互交流了,而这给了脑科学家们一个机会去做实验。人的左脑控制左眼,而人的右脑控制右眼,现在遮住人的左眼让给人看一个字条,这个字条上面写有“现在马上出去”的这样的一句话,他看到文字之后会照做,但是请注意这个命令只有他的右脑知道,而他的左脑是不知道的,人的语言处理的神经中枢在人的左脑,在这个时候实验人员问了实验对象:“你现在为什么要出去?”,实验对象给的结论是“我要出去买一瓶可乐。”实验对象很明显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去出去,因为他的左脑并没有接收到来自右脑的信息,但是他的左脑现场编了一个理由,并且在接下来的询问过程中,实验者在没有用左眼看到字条之前,他的左脑对自己为什么要出门是因为要买可乐这个原因深信不疑。

  类似的实验都在证明,人所认为的“意识”并不是决策者,而是解释者,决策已经做出来了而意识则是为此找到一个理由。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将作解释的称之为叫做“叙事自我”,做决策的叫做“决策自我”,这并不是说自我真的存在,只是为了方便我们这么去称呼大脑的这两种功能。

  大脑除了会解释自己为什么做这件事情之外,还会有意识的将事情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去解释,除此之外大脑还会选择性的记忆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和遗忘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人对于这个世界的主观认知是不精确的,或许大脑准确的认知到了现实是怎样的,但是当人的“意识”并不能够准确的知道现实是如何的,只能够知道被加工过的现实是如何的。

  按佛家的《五蕴皆空经》所说,人的身体,情感,感知,想法行为乃至于意识,都不属于“真正的自我”。按照科学的实验来讲,人的体内存在着多个“自我”,甚至于不存在着“自我”,而仅仅是构成身体上的我的不同器官的活动让“我”做了决策。

  在行为经济学上有一个实验,实验者召集了一批实验对象,为每一批实验对象提供了100美元,而这100美元实验对象可以无条件的领走,但是同时实验对象还面临着两个选择:

  从理性的角度来讲,将钱存在银行里面是无法通过利息在来年得到150美元的,所以第二个选择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然而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如此的理性,实验对象中还是有一部分人选择了现在就拿走这100美元,而对另一批人而言,他们当中有些人就算一年之后只能够得到125美元他们也愿意等待。

  然而行为经济学家们对这批人做了另一个实验,就是在他们选择之前先看了一会儿性感美女的照片,在这之后才让他们做选择,这一次原先选择等待的人当中出现了一批人决定现在就拿走钱而不是等一年之后再拿走钱。这个实验中被实验的对象是同一批人,唯一被改变了的因素就是是否在选择之前看过性感美女的照片,然而这个因素却对人的选择造成了影响。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词语叫做“prime”,也就是通过一些外部的暗示去影响一个人的决策。

  行为经济学家的实验就是一个关于prime的实验,而对于实验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进化心理学家则能够作出解释。为什么男性看过性感美女的照片之后则会更加倾向于现在就拿钱?照片又不是真人,难道他们不知道照片在这里毫无意义吗?进化心理学家对此的解释是,看美女照片启动了男性大脑中的“求偶模块”。男性和女性的生理构造存在着差异,女性在生育上承担了更多的付出,如果男性没有足够的物质上的资源的话,那么男性就不能够在物质上为怀孕时候的女性提供物质上的保障和对自己的后代提供物质上的一个保障。而且男性如果不能够现行的进行物质上的付出,那么女性则会认为男性不够有“诚意”,在择偶的时候则不会考虑这些男性,因为男性现行付出了较大的代价,男性之后离开女性的可能性会降低,不然投入和收益就不能够成为正比。

  求偶模块也在其他的实验中获得验证,对于同一批人让他们在一个房间里面填写一份求职意向书,他们填写职业意向的时候就会更加倾向于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但是如果这个房间里面存在着女性,那么男性受试者会倾向于寻找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在场的女性开启了男性大脑中的求偶模块。

  除此之外心理学家们也做过其他的实验,也是针对于男性的。在这个实验中实验对象被分为两个组分别看电影,第一个租看恐怖片,另一个组看浪漫爱情片。在看完电影之后给受试者们看了两个艺术博物馆的广告,第一个广告的宣传点是这个艺术博物馆的深受欢迎,每年有几百万人来参观,并且艺术品都非常的符合众人的喜好,第二个点宣传点则是这个博物馆一般人不懂得欣赏,只有拥有品味的人才懂得如何欣赏那些艺术品。实验的结果显示,先前所看的电影对人的选择是会造成影响的,一开始看恐怖片的人更加的容易受到第一条广告的影响,他们更愿意去一个人多的博物馆,而看浪漫片的人更容易受到第二条广告的影响,他们想去一个人少的博物馆。

  在这一组实验当中,恐怖片开启了人脑中的“自我保护模块”,而浪片爱情喜剧片则开启了人脑中的“求偶模块”,他们会让人更加愿意去找一个私密的地方,所以他想要去人少的博物馆。

  然而这里就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模块中哪一个代表你呢?还是说这些模块共同组成了你呢?

  在2013年,有两个进化心理学家,肯里克和格里斯克维西斯,写了一本书,叫《理性动物》(《The Rational Animal: How Evolution Made Us Smarter Than We Think》),在这本书中两位进化心理学家提出了“人脑有七个思想模块”的理念。

  模块说也是心理学界的主流学说之一,并且在实验上取得了一定的认可,虽然模块未必是七个,不过这只是研究进度和分类方法的问题。在人一出生的时候人的大脑中就已经预装了这些模块,一个没有收到后天教育的人,看到美丽的异性时候也会被吸引,看到脏乱的环境的时候也会表示反感。

  大脑的模块化是一种逻辑上的分类,并不是说大脑别划分为了七个(或者N个)区域,每一个区域负责哪一个模块(虽然人的大脑确确实实有区域的划分,但是视进行一个语言视觉等功能上的划分),这些模块之间也不存在着非常明显的界限,一个模块负责的功能可能来自不同的大脑区域,而模块之间也会有相互影响。一个模块对收集到的信息处理的结果可能会成为另一个模块的输入信息来进行处理。

  人的大脑可以分成多个模块,每个模块都能能够接管你的大脑,各个模块之间相互合作和竞争。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存在着一个单一的完整的“自我”,而所谓的“自由意志”也只是自认为有,人的行为只是被这些模块所决定。这些模块接收到了外界的信息,进行博弈做好了决策,然后才会被人“意识到”这个决策,并且人的“叙事自我”会给这个决定编一个理由。

  在这本书中,作者给出了更加深入的研究,模块占据人大脑的方法就是用“感情”,每一个模块在运作的时候都会产生相应的情感,而哪一个情感更加的强烈,哪一个就更加的容易抓住人的注意力。如果在争吵的时候谁的声音更大,谁就能够压制住别的争吵方而引起围观者的注意。

  除了情感,人的思维也是如此,比如说一个人可以试着不去想“那头绿色的猪”,然而这个人会发现他不能够不去想那头绿色的猪。然而模块的选择未必是靠谱的,因为演化的滞后性和假阳性。而人就算知道了这些模块,令人遗憾的事情是演化得来的本能只会因为演化而改变,不会因为你知道大脑的工作原理而发生改变而发生改变。

  第一步并不困难,但是第二步就非常的困难了,人的大脑在人什么都不干的时候,会处于 “默认模式网络(Default Mode Network)”,也就是说他的大脑会像是默认模式的网络一样进行随机漫步,各种各样的想法和情绪都会不断的冒出来,比如说做白日梦。虽然在默认模式网络的状态之下人的想法是杂乱无章的,但是这些杂乱无章的想法有时候也能够带来一些创造性的理念。

  但是对于冥想这一行为而言,名想着要让他的大脑摆脱默认模式网络状态,必须要专注在自己的呼吸上面,能够专注的时间越久,冥想的功夫修行也就越深厚。进行冥想修行的一个好处在于能够使冥想者专注于当下的事情,不会被自己的情绪和杂乱的想法给影响到。专注呼吸并不是目的,目的是通过训练来重新夺回对大脑的“控制权”,从而获取“自由”。

  如果冥想的修行者能够专注非常长的一个时间,那么冥想者将会进入一个非常平静的状态,类似于服用LSD的感觉。而在这之后。冥想者有两个门派可以选择修行:

  在佛家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八正道(也有翻译成:八正道、八圣道、八支正道、八支圣道、八圣支道),八正道是佛弟子修行的八项内容:

  正念又作谛意,正念就是指四念住,即随念于身、受、心、法四种所缘。指经由以上的阶段修学佛法,由闻熏正见离开妄想起始,进而思惟修行正法,除去不如实不如理的妄想分别,精进正行努力不懈,忆持正法,明记佛法,念念不忘进修佛教真理。四念住意即在今生证悟阿罗汉果,或尚有余则证不还位,能证悟阿那含果。如果冥想的修行者选择一直保持在专注呼吸的状态,那么他修行的就是正定,正定也是小乘佛教的修行方法。

  而在内观当中,通过呼吸达到正正定只是基本功,正定之后是正念,正念则要求人将修行的功夫随时用在生活中的做任何的事情上,而不仅仅是在打坐和专注自己的呼吸上。可以专注的散步,可以专注的看电影,也可以专注的吃饭,重点在于“活在当下”。在做事情的时候,人的思维不要思前想后,要专注于身边事物的深刻之美,对世界有一个诚实的认识,当然内观众的活在当下不是目的,专注于一个事物的目的是为了从中获得洞见。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拘楼国,名剑磨瑟昙之拘楼人市镇。于其处,世尊告诸比丘曰:“诸比丘!”彼等比丘应诺世尊:“世尊。”世尊如是曰:

  “诸比丘!为众生之清净,为度忧悲,为灭苦恼,为得真理,为证涅槃,唯一趣向道,即四念处。

  如何为四念处,诸比丘!比丘于此,于身观身而住,精勤,正知正念,舍离世间之欲贪、苦恼,–于受观受而住,精勤,正知正念,舍离世间之欲贪、苦恼,–于心观心而住,精勤,正知正念,舍离世间之欲贪、苦恼,–于法观法而住,精勤,正知正念,舍离世间之欲贪、苦恼。

  诸比丘!于此,比丘往森林,往树下,往空闲处而结跏趺坐身正直,思念现前。彼正念而入息,正念而出息,或长入息,而知:“我在长入息,”又长出息者,知:“我在长出息。”又短入息,如:“我在短入息,”又短出息者,如:“我在短出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入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出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入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出息。”。

  诸比丘!恰如熟练之辘驴匠或辘驴之弟子,或长转(辘驴)者,如:“我在长转,”或短者,如:“我在短转。”诸比丘!比丘如是在长入息者,如:“我在长入息,”或长出息者,如:“我在长出息。”短入息者,如:“我在短入息,”短出息者,如:“我在短出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入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出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入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出息。”如是,或于内身之观身而住;又于外身之观身而住;或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又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对于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亦不执着世间之任何物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于行者,如:“我在行,”又于住者,如:“我在住,”于坐者,如:“我在坐,”于卧者,如:“我在卧。”又此身置于如何之状态,亦如其状态而知之。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亦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而住。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不论行往归来,亦由于正智而作;彼观前、顾后,亦由于正智而作;彼于屈、于伸,亦由正智而作;彼于着僧伽梨(袈裟)衣、钵,亦由于正智而作;彼于食、饮、咀嚼、尝味亦由于正智而作;彼于大、小便,亦由于正智而作:彼于行、住、坐、卧、醒、语、默,亦由于正智而作。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而住。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于皮覆包充满种种不净物之此身,观察此身,上至头发,下至蹠底,如:“于此身有发、髦、爪、齿、皮、肉、筋、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肋膜、脾脏、肺、肠、肠间膜、胃、排泄物、胆汁、痰、脓、血、汗、脂肪、泪、淋巴液、唾液、粘液、关节液、尿。”诸比丘!犹如两口之袋,填进种种谷物,即:稻、粳、绿豆、豆颗、胡麻、糙米,其眼者开解之,得观察:“此是稻、此是粳、此是绿豆、此是豆颗、此是胡麻、此是糙米。”诸比丘!如是比丘于皮覆包充满种种不净物之此身,观察上至头发,下至蹠底,知:“于此身有发、髦、爪、齿、皮、肉、筋、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肋膜、脾脏、肺、肠、肠间膜、胃、排泄物、胆汁、痰、脓、血、汗、脂肪、泪、淋巴液、唾腋、粘液、关节液、尿。”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从界(要素)、如存在、如志向而观察此身,即知:“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诸比丘!犹如熟练之屠牛者,或屠牛者弟子之杀牛,于四衢道,片片分解已犹如坐,诸比丘!如是比丘!从界、如存在、如志向而观察此身,知:“此身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恰如得观遗果于冢间之死尸,死后经一日二日乃至三日,膨胀成为青黑、腐烂,彼注视此身,知:“此身不脱如是法(性质),而成为如是者。”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恰如得观遗弃于冢间之死尸,被鸟所啄、或鹰所啄、或鹫所啄、或犬所食、或豹所食,乃至各种生类之所食。彼注视此身,知:“此身不脱如是法,而成为如是者。”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恰如得观遗弃冢间之死尸,由于具有血肉而筋连结于骸骨……乃至……无肉之附着血而筋连结骸骨……乃至……无血、肉,唯筋连结骸骨:乃至……关节解散,手骨于此处,足骨于彼处,踝骨于此处,腿骨于彼处,盘骨于此处,背骨于彼处,头盖骨在彼处,骸骨散在四五八面。彼注视此身,知: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恰如得观遗弃冢间之死尸,初如螺色之白骨……乃至……经过一年,骸骨堆高……乃至……骸骨粉碎败坏,彼注视此身,知:“此身不脱如是法,而成为如此者。”

  如是,或于内身,观身而住;于外身,观身而住;又于内外身,观身而住。或于身,观生法而住;于身,观灭法而住;又于身,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身”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身观身而住。

  诸比丘!比丘韟饱A若在感乐受,知:“我在感乐受。”在感苦受者,知:“我在感苦受。”在感不苦不乐受者,知:“我在感不苦不乐受。”若在感肉体之乐受者,知:“我在感肉体之乐受。”又在感精神之乐受者,知:“我在感精神之乐受。”或在感肉体之苦受者,知:“我在感肉体之苦受。”又在感精神之苦受者,知:“我在感精神之苦受。”或在感肉体之不苦不乐受者,知:“我在感肉体之不苦不乐受。”又在感精神之不苦不乐受者,知:“我在感精神之不苦不乐受。”

  如是,或于内受,观受而住;于外受,观受而住;又于内外受,观受而住。或于受,观生法而住;于受,观灭法而住;又于受,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受”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受观受而住。

  然,诸比丘!比丘如何于心观心耶?于此,诸比丘!比丘心贪者,知:“心贪。”

  如是,或于心,观心而住;又于外心,观心而住;又于内外心,观心而住。或于心,观生法而住;于心,观灭法而住;又于心,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心”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心观心而住。

  于此,诸比丘!比丘或于内贪欲存在者,知:“我于内贪欲存在。”;于内贪欲不存在者,知:“于我内贪欲不存在。”彼知未生之贪欲生起,知已生之贪欲灭尽,又知已灭尽之贪欲,于未来不再生起。

  或于内嗔恚存在者,知:“于我内嗔恚存在。”于内嗔恚不存在者,知:“于我内嗔恚不存在。”知未生之嗔恚生起,又知已生之嗔恚灭尽,又知已灭尽之嗔恚,于未来不再生起。

  或于内睡眠(愚钝)存在,知:“于我内睡眠存在。”或于内睡眠不存在,知:“于我内睡眠不存在。”而知未生之睡眠生起,又知已生之睡眠灭尽,又知已灭尽之睡眠,于未来不再生起。

  或于内悼悔存在,知:“于我内悼悔存在。”或于内悼悔不存在,知:“于我内悼悔不存在。”而知未生之悼悔生起,又知已生之悼悔灭尽,又知已灭尽之悼悔,于未来不再生起。

  或于内疑惑存在者,知:“于我内疑惑存在。”于内疑惑不存在者,知:“于我内疑惑不存在。”而知未生之疑惑生起,知已生之疑惑灭尽,又知已灭尽之疑惑,于未来不再生起。

  如是,或于内法,观法而住:又于外法,观法而住:又于内外法,观法而住。或于法,观生法而住;又于法,观灭法而住;又于法,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法”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耶于五盖法,观法而住。

  于此,诸比丘!比丘知:“如是色,如是色之生起,如是色之灭尽–如是受,如是受之生起,如是受之灭尽–如是想,如是想之生起,如是想之灭尽–如是行,如是行之生起,如是行之灭尽–如是识,如是识之生起,如是识之灭尽。”

  如是,或于内法,观法而住;又于外法,观法而住;又于内外法,观法而住。或于法,观生法而住;又于法,观灭法而住;或于法,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法”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即于五取蕴法,观法而住。

  于此A诸比丘!比丘知眼,知色,知缘其二者生结。而知未生之结生起,又知已生之结灭尽,又知已灭尽之结,于未来不再生起。又知耳,知声…乃至…知鼻,知香…乃至…知舌,知味…乃至…知身,知触…乃至…知意,知法,知缘其二者生结。而知未生之结生起,又知已生之结灭尽,知已灭尽之结,于未来不再生起。

  如是,或于内法,观法而住:于外法,观法而住;于内外法,观法而住。或于法,观生法而住;或于法,观灭法而住;或于法,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法”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比丘如是,于法观法而住。

  复次,诸比丘!比丘即于七觉法,观法而住。然,诸比丘!比丘如何即于七觉法,观法而住耶?

  于此,诸比丘!比丘或于内念觉支存在者,知:“于我内念觉支存在,”或于内念觉支不存在者,知:“于我内念觉支不存在。”而知未生之念觉支生起,又知已生之念觉支修习成就。

  或于内舍觉支存在者,知:“于内舍觉支存在,”或于内舍觉支不存在者,知:“于我内舍觉支不存在。”而知未生之舍觉支生起,又知已生之舍觉支修习成就。

  如是,或于内法,观法而住:又于外法,观法而住;又于内外法,观法而住。或于法,观生法而住;又于法,观灭法而住;又于法,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法”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而住,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即于七觉支法,观法而住。

  于此,诸比丘!比丘如实知:“此是苦,”如实知:“此是苦之集,”如实知:

  生是苦,老是苦,病1是苦,死是苦,忧、悲、苦、恼、闷是苦,求不得是苦,约略言之,五取蕴是苦。

  复次,诸比丘!生者何耶?于到处之生类中,有诸众生之生、出产、入胎、转生、诸蕴之显现,内外诸处之摄受,诸比丘!此名为“生。”

  复次,诸比丘!老者何耶?于到处之生类中,有诸众生之年老、老耄、齿落、头发白、皱纹皮肤、寿命短缩、诸根熟衰,诸比丘!此名为“老。”

  复次,诸比丘!死者何耶?于到处之生类中,有诸众生之消失、散灭、破坏、灭亡、消灭、死殁、命终、诸蕴之破坏、死尸之放弃,诸比丘!此名为“死。”

  复次,诸比丘!忧者何耶?诸比丘!有俱若干不幸,被若干苦法所恼、忧、愁、感、内忧、内怆,诸比丘!此名为“忧。”

  复次,诸比丘!悲者何耶?诸比丘!有俱若干不幸,被若干苦法所恼、叹、悲、叹息、悲哀、悲叹、悲痛,诸比丘!此名为“悲。”

  复次,诸比丘!苦者何耶?诸比丘!关于身之苦痛,身之不快,由身触所生之苦痛及不快之感受,诸比丘!此名为“苦。”

  复次,诸比丘!恼者何耶?诸比丘!关于心之苦痛,于心不快,由意触所生之苦痛及不快之感受,诸比丘!此名为“恼。”

  复次,诸比丘!闷者何耶?诸比丘!有俱若干不幸,被苦法所恼,失望、沮丧、气馁、愁闷,诸比丘!此名为“闷。”

  然,诸比丘!求不得苦者何耶?诸比丘!于生法之众生,生如是欲求:“我等实非于生法之下,我等不愿意生来。”然,不得此欲求,此为求不得吉他。诸比丘!于老法之众生……乃至……诸比丘!于病法之众生……乃至……诸比丘!于死法之众生……乃至……诸比丘!于忧、悲、苦、恼、闷法之众生,生如是之欲求:“我等实非于忧、悲、恼、闷法之下,我等不愿意忧、悲、苦、恼、闷法之来。”然,不得此欲求,此为求不得苦。

  然,诸比丘!约略而言,五取蕴之苦者何耶?如次之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诸比丘!约略而言,此等名为五取蕴之苦。诸比丘!此亦名为苦圣谛。

  复次,诸比丘!彼爱于何处生起、于何处止住耶?凡于世间有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何者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耶?眼于世间为可爱、可喜也。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身于世间……乃至……鼻于世间……乃至……舌于世间……乃至:身于世间……乃至……意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于世间……乃至……声于世间……乃至……香于世间……乃至……味于世间……乃至……触于世间……乃至……法于世间为可爱、可喜也。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眼识于世间……乃至……耳识于世间… 乃至……鼻识于世间……乃至……舌识于世间……乃至……身识于世间……乃至……意识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触于世间……乃至……身触于世间……乃至……意触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眼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耳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鼻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舌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身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意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想于世间……乃至……声想于世间……乃至……香想于世间……味想于世间……乃至……触想于世间……乃至……法想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思于世间……乃至……声思于世间……乃至……香思于世间……乃至……味思于世间,乃至……触思于世间……乃至……法思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爱于世间……乃至……声爱于世间……乃至……香爱于世间……乃至……味爱于世间,乃至……触爱于世间……乃至……法爱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寻于世间……乃至……声寻于世间……乃至……香寻于世间……乃至……味寻于世间,乃至……触寻于世间……乃至……法寻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

  色伺于世间……乃至……声伺于世间……乃至……香伺于世间……乃至……味伺于世间,乃至……触伺于世间……乃至……法伺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生起、于此处止住。诸比丘!此名为苦集圣谛。

  复次,诸比丘!彼爱于何处舍果、于何处止灭耶?于世间有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何者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耶?眼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耳于世间……乃至……鼻于世间……乃至……舌于世间……乃至……身于世间……乃至……意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于世间……乃至……声于世间……乃至……香于世间……乃至……味于世间……乃至……触于世间……乃至……法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眼识于世间……乃至……耳识于世间……乃至……鼻识于世间……乃至……舌识于世间,乃至……身识于世间……乃至……意识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眼触于世间……乃至……耳触于世间……乃至……鼻触于世间……乃至……舌触于世间……乃至……身触于世间……乃至……意触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眼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耳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鼻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舌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身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乃至……意触所生之受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想于世间……乃至……声想于世间……乃至……香想于世间……乃至……味想于世间……乃至……触想于世间……乃至……法想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思于世间……乃至……声思于世间……乃至……香思于世间……乃至……味思于世间……乃至……触思于世间……乃至……法思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爱于世间……乃至……声爱于世间……乃至……香爱于世间……乃至……味爱于世间……乃至……触爱于世间……乃至……法爱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寻于世间……乃至……声寻于世间……乃至……香寻于世间……乃至……味寻于世间……乃至……触寻于世间……乃至……法寻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色伺于世间……乃至……声伺于世间……乃至……香伺于世间……乃至……味伺于世间……乃至……触伺于世间……乃至……法伺于世间为可爱、可喜者,此爱即于此处舍弃、于此处止灭。

  诸比丘!如实知苦、知苦之集、知苦之灭、知至苦灭之道,诸比丘!此名为正见。

  诸比丘!于此,比丘起坚决心卖力、精进、心勤注意,令不生未生之恶、不善法。起坚决心卖力、精进、心勤注意、远离已生之恶、不善法。起坚决心卖力、精进、心勤注意、令生未生之善法。起坚决心卖力、精进、心勤注意,令住已生之善法,令不惑乱、使之增长、充满、修习、成就。诸比丘!此等名为正精进。

  诸比丘!于此,比丘于身观身而住,精勤、正智正念而舍离世间之欲、恼;于受……乃至……于心……乃至……于法,观法而住,精勤、正智正念而舍离世间之欲、恼,诸比丘!此等名为正念。

  诸比丘!于此,比丘去欲、离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达初禅而住;灭寻伺,内心安静,心成专一,无寻无伺,由定生喜、乐,达第二禅而住;更舍离喜而住,正念正智,以身感受乐,唯诸圣者说:“舍此而正念乐住”达第三禅而住。其次舍乐离苦,以前所感受之喜、忧皆灭故,而不苦不乐,成为舍念清净,达第四禅而住。诸比丘!此名为正定。

  如是,于内法,观法而住;于外法,观法而住;又于内外法,观法而住。或于法,观生法而住;又于法,观灭法而住;又于法,观生灭法而住。尚又智识所成及忆念所成,皆会“有法”之思念现前。彼当无所依着,且不执着世间任何物。诸比丘!比丘如是,于四圣谛观法而住。

  诸比丘!实不管任何人,七年间如是修此四念处者,得二果中之一果,即于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者,期待不还来。诸比丘!当建立七年间之念。诸比丘!实不管任何人,于六年间,……乃至……五年间……乃至……四年间……乃至……三年间……乃至……二年间……乃至……一年间,如果修此四念处者,得二果中之一果,即于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者,期待不还来。诸比丘!当建立一年间之念。任何人七个月间如是修此四念处者,得二果中之一果,即于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者,期待不还来。诸比丘!当建立七个月间之念。实不管任何人,于六个月……乃至……五个月……乃至……四个月……乃至……三个月……乃至……二个月……乃至……一个月……乃至……半个月,如是修此四念处者,得二果中之一果,即于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者,期待不还来。诸比丘!当建立半月间之念。诸比丘!实不管任何人,于七日间如是修此四念处者,得二果中之一果,即于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者,期待不还来。如叙述:“诸比丘!此为众生之清净,为度忧、悲,为灭苦恼,为得真理,为证涅槃,唯一趣向道,即:四念处,”为此而说此经。”

  我是这样听说的:有一次,世尊在拘楼国剑磨瑟达磨城中,与拘楼人在一起。当时,世尊对比丘们说:比丘们!

  比丘们!只有一条道路可以使众生清净、克服愁叹、灭除苦忧、实践真理、体证涅槃,这条道路就是四念住。

  比丘们!比丘到森林中,或到树下,或到隐僻无人之处,盘腿而坐,端正身体,把注意力放在嘴巴周围的区域,保持觉知,觉知呼吸时气息的出入情况。入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长」﹔入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短」﹔出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长」﹔出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短。」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出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入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出息。」

  比丘们!就像技术熟练的木匠或他的徒弟,当他锯木作一次长拉锯时,清楚了知:「我作了一次长拉锯」﹔当作一次短的拉锯时,他清楚了知:「我作了一次短拉锯。」

  比丘们!就像这样,比丘入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长」﹔入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短」﹔出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长」﹔出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短。」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出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入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出息。」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比丘在走路时,他清楚了知:「我正在走路」﹔在站立时,他清楚了知:「我正站立着」﹔在坐着时,他清楚了知:「我正坐着」﹔在躺着时,他清楚了知:「我正躺着。」无论何种姿势,他都清楚了知。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当比丘来回行走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看着正前方或侧面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弯下身体或伸展身体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搭衣持砵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在吃、喝、咀嚼或尝味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大小便利时,时时彻知无常﹔当他行走、站立、坐卧、醒觉、说话或沉默时,时时彻知无常。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比丘仔细思考这身体,自脚底而上,自头发而下,皮肤所覆盖的都是充满种种不净,他这么想:「在这身体中,有头发肤毛,指甲牙齿,皮肤肌肉,筋腱骨髓,肾心肝脏,肋膜脾脏,肺肠肠膜,胃脏粪便,胆汁痰脓,血汗脂肪,眼泪淋巴,口水鼻涕,滑液尿水。」

  就好像有一只两个口的粮食袋,里面装满各种的豆谷,诸如:稻米、糙米、绿豆、豌豆、芝麻、白米﹔而且就如同有位能分辨这些豆谷的人,当他打开这只袋子时,他可以看到里面所装的东西,告诉人说:「这是稻米、这是糙米、这是绿豆、这是豌豆、这是芝麻、这是白米。」

  比丘们!相同地,比丘仔细思考这身体,自脚底而上,自头发而下,皮肤所覆盖的都是充满种种不净,他这么想:「在这身体中,有头发肤毛,指甲牙齿,皮肤肌肉,筋腱骨髓,肾心肝脏,肋膜脾脏,肺肠肠膜,胃脏粪便,胆汁痰脓,血汗脂肪,眼泪淋巴,口水鼻涕,滑液尿水。」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又,比丘们!比丘仔细思考这身体,不论置身何处或何种姿势,依身体组成要素的特性,他这么想:「在此身中,有地大、水大、火大及风大。」

  比丘们!这就像技术熟练的屠夫,或屠夫的学徒,杀了一条牛并将它分解成块后,他们坐在十字路口。比丘们!相同地,比丘仔细思考这身体,不论置身何处或何种姿势,依身体的组成要素,他这么想:「在此身中,有地大、水大、火大及风大。」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当比丘在墓园里,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已死一日、二日或三日,变成肿胀、瘀黑且溃烂,他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想:「确实如此,我的身体也是这种性质,也将变成如此,而且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当比丘在墓园里,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被乌鸦、秃鹰、猎鹰、苍鹭所啄食或被野狗、老虎、豹、胡狼所咬或被其它种种生物所食时,他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想:「确实如此,我的身体也是这种性质,也将变成如此,而且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当比丘在墓园里,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只剩下骸骨、附着在骨上的一些血肉、及连结骨骸的筋腱,他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想:「确实如此,我的身体也是这种性质,也将变成如此,而且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界,超越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又,比丘们!当比丘在墓园里,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只剩下没有皮肉、只有一块块血迹的骸骨,和连结骨骸的筋腱,他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想:「确实如此,我的身体也是这种性质,也将变成如此,而且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就身体内部观察身体,就身体外部观察身体,同时就身体内部、外部观察身体。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同时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灭去的现象。

  于是他清楚觉知:「这是身体!」修成了只有了知和只有觉照的境。

http://christianiaart.com/sizhenxingpaixu/14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