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时时彩 > 似真性排序 >

人类和外星人之间真的不可能谈道德吗?

发布时间:2019-06-12 00:3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科幻作家刘慈欣曾经提出“宇宙很有可能是零道德的”,并在《三体》中设想一种“黑暗森林法则”(黑暗森林法则_百度百科 ),这基本上可以看作是霍布斯在《利维坦》中所描述“自然状态”的宇宙版。然而霍布斯认为,正是为了克服这种“自然状态”和“对死于非命的恐惧”,人们才通过社会契约论建立起现代社会与国家,也即是说,如果宇宙寿命足够长,或许终有一天会从“零道德”状态进化到“有道德”,尽管这种宇宙中不同文明之间建…

  科幻作家是最先思考这个困境的人,上世纪早期就有无数作品,包括小说、漫画、电影等,都描绘过各式各样的外星文明,以及人类和外星文明的接触。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作品面对读者的年龄层次越低、媒介越大众化,结论越乐观;而年龄层次越高,对读者的思考能力要求越高的,反而是持悲观态度的越来越多。

  让人感觉“几百万光年外的外星人跑过来和地球人和平共处”是个专门哄小孩的结论。

  好多答案都在说高等文明对低等文明的杀戮和掠夺,但是,就算高等文明以最大的善意来对待低等文明,也很难谈及道德。因为物种差距、社会习俗差距、文化差距已经大得难以想象了。

  某科幻小说(名字忘了见谅)里,外星怪兽大批降落在地球上,抓走了许多人,同时也杀死了不少,在地球人来看,这是地地道道的侵略行为,但最后外星人的解释是:

  高等外星文明的形态里,几万亿个生物无论分散在宇宙的哪个角落,它们的思维始终可以实时通信,构成一个巨大的超级生命,每个生物都只是它的一个细胞,思维在整个超级生命中流转。无数怪兽对地球的侵略和杀戮,实际只是代表超级生命看了地球一眼,伸手抚摸了几下。在外星人眼中,等于是两个人初次见面时握了握手,指甲在对方手上划了一道白印,死了一些表皮细胞而已。

  你怎么和人家谈道德?你会因为死了几个细胞就杀人全家吗?事后人家就算送你两个小恒星表示歉意,你接的住吗?

  同样是生活在当代的中国人,农村婆婆和城市媳妇可以找出一千条对方不合自己道德观的地方然后大吵特吵;

  来自两个星系,独立进化了数亿年的不同物种想要在宇宙热寂之前达成道德共识,恐怕除了一方灭掉一方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ISIS相信通过自爆、砍头、火刑等等手段带走一批人就可以上天堂。请你先尝试和他们达成最基本的道德共识。

  这只不过是和你没有任何时代差异进化差异、同物种、生活在区区数千千米远的大陆上的人类哦。而需要的谈的“道德”问题,是最黑白分明的、数千年来绝大多数文明社会都有结论共识的问题,那就是

  先把这个最简单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再来探讨如何与数万数十万光年外的、完全不同物种、进化树从根部就不一样的、代差比你与三叶虫的代差更大的外星人谈道德问题吧。

  外星蚂蚁:天哪,那个落后文明的“工蚁”居然敢不支持“女权”,这太不道德了,以蚁后的名义,诅咒他们!

  外星蜘蛛:天哪,那个落后文明的女性居然不在交配后吃掉男性,这太不道德了,以神圣寡妇的名义,诅咒他们!

  外星植物:天哪,那个肮脏又落后的种族,不但每天都在吃我们低衍化度的同胞,还让钢筋水泥的恶性肿瘤扩散到森林里面,以生命之树的名义,诅咒他们。

  银河系泛文明共和体发言人:好了诸位,许多文明共同提出,以道德名义,对地球这颗野蛮星球实施生态净化……请各种族代表根据文明层次高低顺序依次投票。

  好了,只有外星猩猩投了反对票,根据决议流程,提案通过。星球克星将在10秒后发射。

  迄今为止,我们连一个外星人都没有见过,所以,在这篇回答中,我只能从可能性这个角度做一些讨论。

  我的看法是,拥有智慧和文明的外星人应该有和地球人类相似的道德观念。那么,在我们在未来的星际战争中一败涂地,能不能指望外星人的道德成为我们的救命稻草呢?这就不一定了。

  几千年以来,道德一直是一个十分高大上的概念。它规范着人类在社会中的行为甚至思想,还与宗教信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道德层面的思考一直是哲学家和神学家的禁脔。然而,如果我们对其他社会性动物仔细观察,我们就会发现,它们也拥有不同形式的道德行为。

  比如,利他主义是一种典型的道德行为。母鸟往往为了保护后代而主动现身,吸引捕食者的注意。这种行为无疑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基因的传承,但是,其他一些动物却会把利他主义行为发挥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我们熟知的一个例子是,当蚁穴遭遇入侵的时候,蚁群中的兵蚁会死战不退,丢弃生命也在所不惜。蜂群中的工蜂也会在外敌入侵蜂巢时做出类似的反应。

  脊椎动物也有利他主义行为,不过不像昆虫这么极端。黑猩猩有时会互相索取食物;有的鸟类会帮助伙伴照顾后代;狒狒群遇到捕食者时,首领(alpha male)会率先冲上去,发动进攻。

  社会性动物往往有严格的阶级区分,比如负责繁殖后代的蚁后,负责收集食物的工蚁和负责保卫蚁穴的兵蚁。对这些动物来说,一种十分重要的道德行为就是都严守自己的阶级地位,各司其职,维持整个群落的平稳运行。这种行为往往也意味着巨大的牺牲。对工蚁来说,这就意味着放弃繁殖和传承自己基因的机会。

  动物的行为多数和进化有关,由基因决定,所以我们不难理解它们的自私行为。这样的行为可以帮助保证自己基因的存在。为了保护后代做出牺牲也还说得过去,因为这样做可以帮助自己基因的延续。但是,做出牺牲而对散布自己基因毫无帮助的做法有什么遗传学上的根据呢?

  《生物社会学》的作者E.O.威尔逊用亲缘选择(kin selection)来解释这一现象。他认为,自然选择过滤下来的基因并不总是以保存和散布自己为目的。利他主义行为帮助了同一种群的其他同胞散布基因,而这些基因很大程度上和自己是相同的,所以帮助它们也就间接的散布了自己的基因。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基因是指基因中包含的信息,而不是DNA分子。

  和自己亲缘关系越近的个体,与自己基因的相似度也就更高,所以就更值得付出更大的牺牲去提供帮助。我们可以认为,在一个个体心目中,每一个同胞都有一个权值。它就可以用这个权值计算:我帮助别人,值得付出多大代价。自己的子女承担了为自己散布基因的责任,权值无疑最高。为了从猛兽口中夺回自己的子女,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而种群中的其他个体,和自己基因的相似度就低得多,分享一点食物就够了。

  回到问题,如果外星人(这里只有智慧和文明的外星生物)存在的话,它们也是有道德观念的。首先,外星人应该是群居的社会型生物。创造文明需要大量个体的协作、传承和积累。很难想象,一只在旷野中龋龋独行的外星大野狼能创造出辉煌的文明。其次,任何群居的生物都需要一定的秩序或道德观念。在一个外星人族群中,只有每一个(或绝大多数)外星人个体都循规蹈矩,履行自己的职责,并且相互帮助,族群才能维持下去,并得到发展。否则,这个族群早就在内耗中土崩瓦解了。

  进化论完美地解释了地球生物的演变历程。我相信在其他星球,如果能产生复杂生物的话,进化和自然选择应该也是相当合理的理论。我贫瘠的大脑实在想不出另一个站得住脚的解释了。至于一个玻尔兹曼大脑从天而降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我们就不考虑了。如果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么外星人应该是有道德观念的。

  如果亲缘选择对外星人也成立的话,我们就不要指望得到外星人的怜悯了。且不谈基因的相似程度,我们和外星人的遗传方式可能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过先不要绝望。希望还是存在的。如果外星人也是自然选择和进化的结果,那么它们还是有空子可以钻的。自然选择的基础是基因突变。如果某个突变恰好能够帮助生物个体散布基因,这个突变就会迅速在族群中扩散。但是,基因突变是随机的,没有目的性。它不是经过精心调试的程序。在多数情况下能够发挥作用,但在一些比较极端的情况下,就会百密一疏,出现漏洞。

  宝石甲虫生活在澳大利亚。雄性甲虫根据一系列特点辨认雌性甲虫:体型大,有宝石般的光泽,棕黄色,体表布满细小凸起。这些特征越明显,雌性甲虫在雄性眼中就显得越性感。但是,这些辨认标准里面显然少了一条:对方是不是宝石甲虫。

  按照雄性甲虫的标准,啤酒瓶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雌性甲虫。于是,雄性们对瓶子趋之若鹜。可怜的雌性甲虫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却无人问津。

  其他一些动物也会犯类似的错误。比如,海龟在深夜跑上沙滩生蛋,然后借助海洋中的光亮寻找归途。但是,今天的沙滩旁边往往建满了酒店,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海里的光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于是,海龟就义无反顾的向酒店爬过去。

  连人类也无法避免这种错误。多数人喜欢动物的幼崽,觉得它们非常可爱。其实这只是因为动物的幼崽具有人类婴儿的一些特征,比如头大而圆,眼睛大,四肢短小,动作笨拙(Mandelbrot:为什么幼年动物能让大部分人觉得可爱?)。人们喜欢熊猫,也是出于类似的原因(Mandelbrot:濒临灭绝的物种那么多,为什么大家独爱性冷淡的熊猫?)。

  人类往往同情其他人的不幸遭遇,并且愿意提供帮助,哪怕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非洲难民。看起来人类的道德观念已经扩展到整个智人物种了。

  我们同样可以期望,外星人的道德观念也会由于相同的原因而远远超出必需的范围。如果它们也是用外形上的某些特征来识别同类,而且我们又恰好长得和它们有几分相似,我们就可以期待,大量外星圣母爆发出泛滥的同情心,帮助我们免于灭绝的命运。从趋同进化(趋同进化_百度百科)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要是我们长得像它们的幼崽,那就更妙了。

  但是,如果外星人早就用高科技改掉了自己的基因破绽,或者它们就是冷冰冰的机器,我们还是丢掉幻想,赶紧收拾细软,准备扯呼吧。

  FitzPatrick, William, Morality and Evolutionary Biology

  Robert Krulwich, The Love That Dared Not Speak Its Name, Of A Beetle For A Beer Bottle

  在十六世纪中叶,西班牙人踏上了印加人的土地。他们发现,印加人抱有着一种奇怪的财产理念,与西班牙人所熟知的一切理念都大不相同。印加人似乎从来不把金银和器物看做非常重要的东西,他们会把食物拿出来与这些白皮肤的未知种族分享,甚至任由他们拿走自己的黄金。于是,西班牙人第一次与印加人的交往以愉悦和满足而告终。如果这件事就以此为终结,说不定会被后世传为美谈,如果那个叫皮萨罗的西班牙人没有想过或许掠夺是比卖萌求赠送更加迅速获得黄金的方法,南美洲的感恩节有可能比北美洲的更早诞生。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智慧”,就其本质上来说,与“黑暗森林法则有异曲同工之处。族群的生存与发展需要一定的资源支持,就人类族群来说,最基本的是粮食与土地,而进阶是我们称为财富与力量的东西。人类产生至今,人口不断增加,对这些资源的需求也不断增加,这种以族群为单位的扩张,每次当一个族群试图扩张自己的资源边界到其他族群的领域内时,冲突就会产生,特别是其中一方抱有非常明确的扩张或者掠夺目的的时候。

  不过至少从西班牙人与印加人最早交往的例子中,可以看出一点族群间交往的和平的可能。如果两个族群还没有出现明确的利益冲突,他们是有很大可能以“道德”的态度交往的。而历史上能够出现这种交往的情形最基本的有两种:1,超距离低频率小规模的交往,比如商人、探险家、僧侣们在族群之间的交流。2,双方的对利益的认识处在两个不同且没有冲突的范畴之上,最早的殖民者很多都是借助这一点在世界范围内建立殖民前哨的。

  人类与人类族群之间的交往,文明之间的差距并非特别大,西班牙人和印加人虽然被分别认为是航海文明和“古文明”,但两种文明之间的差距其实也就大约是欧洲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差距,即使以1000年的文明差距来算,也不过是埃及最早的金字塔修建的时间到现在的四分之一,对整个人类文明来说更是沧海一粟。这段时间,不足以改变人类基本的资源观念,或许印加人对黄金作为财富的价值没有概念,但其对土地、人口和武力的重视仍然会是冲突的源头,印加和当时西班牙人武装势力差别也并非不可能一战的大(印加灭亡是内战、瘟疫、诡计的等许多方面的结合)。在这样的文明差距基础上,我们无法想象如果西班牙人觊觎的不止是黄金而是印加人的土地和人口后印加人还能心平气和的给他们面包,就像我们不能想象清政府会任由白银外流,于是最后维京人才是真正理解规则的人,他们拿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会跟任何人商量。

  所以,如果人类开始向宇宙寻求发展空间的话,遇到一个与人类相似发展程度、有相似资源观(且不谈几率和何种资源),双方的冲突是几乎不可避免的。而且,有意思的是,双方的文明程度越高,对道德的理解越深,越容易下狠手。因为很简单,双方文明程度越高,小范围的交往可能性越小,而对资源在族群生存与扩张中的重要性认识也会越深,这就是为何现代民族观念形成之后国家间的冲突曾经经历过一个非常剧烈的时期的原因之一。

  当然,或许有人会拿现代社会如此广泛的共存与交流来讲道德的最终胜利,只是,人类终归可以归于单一一个族群,与外星人有这种可能么?

  族群交往中其实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族群中单个个体的行为模式(即使随机挑选)和整个族群的行为模式有极大的差别,作为单个个体遇到另一个族群的单个个体,是极容易达到谅解且最终归于一个双方共存的平衡之中的。但作为整个族群,会很大程度上采取更加保守的方式来对待另一个族群。

  很多人会把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消灭认为是一种激进的行为,而我则认为是人类族群中的保守主义倾向做出了对其他族群的杀害行为,保守主义者不愿意去考虑与其他族群和平交往所带来的益处,而更倾向于消灭其他族群来保证自己族群的既得利益。

  于是,对于人类这样的聚合体来说,官僚主义和集体主义就是人类与其他如问题中设想的文明交往过程中最可能引发冲突的思想模式,官僚主义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其益处我在这里不多讨论,但是官僚主义本身具有的自私、自大与使用强制暴力的倾向。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和人类差不多的外星生命也有这种倾向。

  1,这个族群是如同《安德的游戏》里虫族那样的靠安塞波联系的绝对独裁体制。

  其实就人类自己的历史来看,我们其实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个体数量越多的族群在整体上越不受道德约束。

  对了,对于人类与外星人交往的科幻小说,我最近5年内看到的最好的应该就只有《盲视 (豆瓣)》这本了,这篇本书发在几年前的《科幻世界译文版》上,剧说最近要出单行本,但是鉴于对当时译文版翻译质量的忧虑,我觉得有能力的人还是看原文吧。

  这本书很硬,虽然并没有涉及什么人类现在毫无实现概念的技术(比如安塞波、星门),但是仅仅其中对人类人格的分析就已经很硬了,啃之前当有心理准备。

  远的不说,假如外星人是一帮道德观念堪比ISIS的物种,你打算跟他谈什么呢?

  从道德的内含价值理论来看,人类和外星人之间是可以谈道德的,而且可能谈出个好结果。

  从道德的虚无主义来看,人类和外星人之间没法谈道德,因为根本就没有道德。

  内含价值理论认为事物本身具备一定的价值。从量产的塑料瓶到独一无二的名画,都有其内含的价值。这个价值有不同的衡量方式,有一种方式是说这个物品包含的信息越多,就越有价值。

  那么外星人来到地球,可能会觉得人类长得很丑,他们可能在情感上厌恶人类。但他们依然认为人类这个物种以及人类所创造出的文明是有其内含价值的。而且他们很可能会认为人类的价值高于蜜蜂的价值。

  在这种理论下,人类及其所创造的文明就像蚂蚁及其建筑的巢穴。一个理智的人在面对蚂蚁巢时,或许不会有情感上的喜爱,但也会为其破损而感到惋惜。这会让人不去主动破坏那个蚂蚁巢。

  从道德的情感驱动理论来看。只有在外星人对人类的外形感到喜爱时,才会和人类谈道德。就像人类会喜欢大熊猫而不喜欢蟑螂。人类保护黑猩猩的动机要高于保护鲨鱼的动机。猪用来吃,猫狗则用来做宠物。如果道德就是以情感上的喜爱为基础,那么人类在面对外星人时多半要遭殃。因为在另一个星球上演化出来的智能生物很可能长得很人类完全不同。这样的外星人自然不会喜欢和自己长得不同的地球人。

  在这种理论下,人类就像是星际争霸里的虫族,外星人就像是人族或星族。基于看脸定律,人类很可能要死光。

  最后,就是道德的虚无主义了。这种理论认为人类之间本身就没有道德可谈,更不用提跨物种的道德了。道德就是一个幻觉。不过我是不支持这种理论的。

  至于现有的科幻作品中,我们对外星人的设定大多是长相不同、文化不同的人异族人。这种设定不太可能符合现实,外星人长得更可能像章鱼而不是类人猿。外星人也可能不会通过声音语言的方式进行交流。外星人甚至有完全异于人类的认知和情感系统。所以很难知道当人类遇到外星人时会发生什么。

  能吸血的不仅仅是母蚊子,还都是要产卵的母蚊子,也就是说,这些都是蚊子中的孕妇。

  一巴掌下去,都是孕妇啊,马上就要产卵得蚊子孕妇、被打得四分五裂,一滩烂泥。

  某星民众:“我们吃吐槽星人,吃那美克星人,吃塞伯坦星人,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吃地球人?”

  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旁观者去审视地球生命与文明是如何出现的,不参考任何地球上的道德,也不参考任何已知哲学对宇宙的解释。我们或许可以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认识。

  参考资料:File:Geologic Clock with events and periods zh.svg

  你猜人类出现了多少年,200万年,对的,才200万年,而现代文明呢,从工业革命开始算起,现代文明才出现了200年,200年啊,人类才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试想一想,仅仅200年的时间,我们相比较过去的道德已经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人类行为在200年人看来简直是逆天啊,完全接受不了啊。假设存在外星文明,他们也是经过这样漫长演化出现的,倘若在地质年代中,稍微比我们早1亿年,这个差距就没法说了,人类出现才2百万年,而他们比我们早1亿年,也就是100个百万年,你可以想象,这之间根本不会存在道德上的论点,如果他们比我们晚1亿年,那他们根本还没进化出人类。

  仅仅200万年的存在,在这浩瀚的宇宙当中真的只是一瞬间,我们没法跟动物谈道德,因为不存在,也许经过进化,他们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也可能进化出高等思维,但是现在阻断了他们向智能生物进化的道路。我们就跟他们差距如此巨大。

  你想象,你本来有个朋友,关系特别好,亲密无间,但是这个朋友没能来,因为它的祖先在1亿年之间没有向猿类进化,而是向猫科动物进化了,你看看你家的猫,实际上就是本来应该是你朋友的那位,你看到他,你会不会觉得有话想对她说,跟他说对不起,他变成猫了,你有道德上的罪恶感。不会,所以实际上我们同外星人的状况也类似,我们不能知道比我们先进几百万年的文明是什么样子,社会道德是什么样子,或许根本想不到,试想一下100年前的人们如何知道无线通讯,如何知道互联网,屏幕一点门外就有人敲门来送货了。而这才100年。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大概是,不存在道德可谈,除非他们也刚好在这200年之内,刚好出现互联网,或者刚好进入现代文明,并且武力差不多,如果不同意,你就想,人类出现才200万年,如果把生命到人类压缩到24小时之内,前面23小时59分59秒都没有人类出现,人类出现在最后一秒。而现代文明则是最后0.0001秒,外星文明只要在我们前面早出现0.0001秒,那他们就是哥伦布。

  人们会倾向于给最强者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挤压最弱者的生存空间。不管未来怎么样,这是过去曾经发生的一切,我想也是历史的必然。做动物实验的时候, 人类会使用小白鼠,还有猴子做替代品,原因就是这些人们认为这些物种“低等”,所以为了“高等”人类而献出生命是理所应当的。当西班牙殖民军看到印度安人时,他们所想的只能是“原始的野人啊,杀光他们也没什么吧”,就会把“低等人种”视为草芥。法西斯国家为了让士兵们彻底放下道德负担而肆意杀戮,也会给士兵灌输“XX人是劣等种族”的信念,所以才有了南京大屠杀。不需要强制性的命令,士兵也会认为“去劣存优”也是符合道德的。德国人拼死奋战,仅仅因为是认为“为优秀德意志民族”获取生存空间 是符合伦理的,而丝毫不把劣等民族的苦难放在眼中,所以600万的无辜犹太人被杀害在奥斯维辛。只要两者的低位不对等,指望道德体系把弱者包含其中是太过于理想化。即使人权宣言发表,最初也仅仅指的是白人,美国建国之初,所谓的平等也仅限于欧洲裔白人范围,”不自由宁勿死“的开国元勋本身就是蓄奴者,但这并不妨碍他自我感觉自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所以不要拿现代人的道德水准去评价太过于远古的人,也就是不要拿1864年的日内瓦条约去评价长平之战)

  只有随着弱势族群的不断抗争(马丁路德金),才会慢慢争取群益(在国外安分守己,只会让亚裔更显软弱);只有妇女经济低位的提升(女性参与社会的经济地位,而不做男性经济的附庸),才会有女权。在此之前谈道德,一切是空言。

  道德范围的扩大化是一个历史进步的过程,但也是弱者逐步自强的过程,为什么当初黑人不如狗,如今权势翻天?而现在文明社会也没几个人对猪马牛羊讲生命权?因为美国黑人在不停的抗争,用自己的贡献和军事义务证明自己的价值。而猪马牛羊始终是畜生,连做宠物的资格都没有,除了一些圣母组织之外不会有人替他们考虑道德,顶多只有 ”杀的更快一些免得它痛苦导致肉变得难吃“ 的道德。

  另外,西班牙殖民者为何敢这么撒野?欧洲贩奴者总把黑人当会说线为何肆无忌惮做活人试验?盖世太保在街头会随意强杀犹太人?一言以蔽之,不会受惩罚。当鸡鸭鹅都会使枪弄刀,你敢杀我我就先杀你的时候,农场养鸡户自然会考虑鸡的”鸡权“了。

  当两者的地位完全不对等(例如小白鼠与人类)时,所谓的道德就仅仅考虑人类了,如果为了考虑小白鼠的感受而放弃所有的医学实验,则会被认为是圣母婊而且是不道德的。

  因此,当也拥有面对强者一战的资本,强者自然会把弱者的感受考虑在内,以避免自身遭受损失。

  道德的本质是自私的,它是一种大自私,是一种文明集合体的整体自私,为的是文明的延续和发展。对外是自私的,但对内则要求文明内的个体要有所付出,是无私的。

  扯远的,当消灭一个国家而本土不会遭受太多攻击时,大部分强国是不会考虑道德的,半管洗衣粉被灭国也是没处讲理。如果不是鬼子本土被美帝飞机烧成灰,也是不会反省出来一部和平宪法的(这部宪法逻辑就是:发动战争对日本不好,所以不能发动——而不是对中国韩国人民不好。),日本派兵进攻中国,就仗着”我能随意打你抢你土地,但你不能打我本土“的想法,干得好就干,干不好也不会亏多少的想法,直到李梅飞到本土上空。

  伊拉克被灭国,难民又不往美国跑,美国自然心理负担不大,没有心理压力也就没有道德负担,欧珠被难民困扰干我屁事?我还要打朝鲜呢?要不是中国竭力反对早就开干了。但假设当初萨达姆如果真的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洲际导道的话,美国就会考虑用”民主道德“来对待伊拉克的,无论如何绝不敢硬上了。

  要想别人对你好,除了自强不息,没有二法。想让国际社会对你讲道德,那就别落后。否则卢旺达死人一百万也比不上大猩猩灭绝吸引的眼球多,埃塞俄比亚皇帝跑去国联哭两年屁事也没解决。国际上也是自私的。

  置换到星际。人类如果要科技没科技,要军力没军力,还指望外星文明喜欢你爱上你跟你讲道德,我就问俩字:凭啥?就凭天天YY不干活不学习吸烟喝酒混日子也会有富家小姐投怀送抱的春秋梦吗?

  模因与基因一样,都没有善恶好坏之分,并且都能影响载体的行为。凡能延续至今的基因,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凡能流传下来的模因,同样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1、模因能无视种族的差异在人与人之间自由传播;基因只能通过繁殖过程来传给后代。

  这里的无视种族差异,不仅仅限于人类的不同人种,模因能在不同的生物,甚至生物与非生物(比如神经网络)之间传播,外星人当然也包括在内。如果不是模因的这个特性,人类决不会哪怕在表面上承认人人平等(人人平等的思想也是一种模因)。

  2、模因在传播过程中发生改变(模因的本质其实是一种高级神经活动,模因的传播本身就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基因在繁殖时发生交换和突变。

  3、每个人都在不断地创造出新的模因;每个人的基因在一生中都是恒定不变的(除非人类发展出了能直接编辑成年人基因的技术)。4、

  (一个刚刚萌芽,或者长期被遗忘在模因库角落里的模因,有可能突然逆袭,在极短时间内成为主流);基因不能。

  由于这些特性,模因的发展和演变注定会比基因的进化更加迅速。【这也是为何智人仅仅依靠石器就在短短数万年内征服了地球,之后更是依靠“故事”就发展出了辉煌的文明,《人类简史》】

  人们通过沟通(那时候还没有语言,但依然可以通过展现愤怒或高兴的动作或声音来表达对某一事件的看法,比如在别人拿走应该属于他的食物时,发出愤怒的吼叫声)在许多行为上达成了共识(建立社会契约),这是道德的起源,也是社会的起源。由于道德是人们达成的共识,所以它并非恒定不变的。模因的演变带来生产力的进步(农业革命、工业革命等等),而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当生产关系发生变化时,那些原本人们达成共识的想法也会随之变化。因而,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道德准则。

  在原始社会中,人们甚至会将自己部落中的老弱病残杀了吃掉,这在现代人眼中无疑是十恶不赦的,但在原始社会,因为食物的稀缺,部落中的老弱病残不仅没有自己获取食物的能力,反而要消耗其他人千辛万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获取的食物,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多了这么几个消耗食物的人,就会害得整个部落无法渡过严冬,为了种族的延续,这就是善。

  由于模因是依靠在人与人传播的过程来发展和演变的,毫无疑问,一个拥有恒星际航行能力的外星文明一定也拥有完善的社会体系,它们也是有道德的。

  而由于模因具有无视种族差异进行传播的特性,外星文明很有可能会持有“智慧平等”这种模因。

  就以人类为例,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科技发展到能将智慧赋予机器人或者其它动物,让它们能够像人一样思考,我们也会拥有接纳它们拥有跟我们平等地位的道德。

  但“智慧平等”的前提是另一个文明能够接受它们的模因。 如果因为思想上的偏见或技术上的原因(后面会说)让模因无法自由传播,那么外星文明的道德可能会让它们毫不犹豫对另一个文明发动战争(抑或是屠杀),并认为那就是善。

  说到战争,请注意,战争不是人类的天性(由基因决定即为天性),不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不是阶级的产物,

  战争这种模因与其他模因一样,会面临自然选择的压力。在人口过剩、饥饿、生存空间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之下,持有战争这种模因的人相对于和平主义者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战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本身就是一种极强的选择压力,在战争出现后,模因(有其是关于合作、武器制造技术、计谋的模因)演变速度显著增加。

  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战争史,可以想象,如果人类从来没有爆发过战争,绝对发展不到今天的科技水平。在一个比我们更加先进的外星文明中,战争这种模因的存在几乎是毫无疑问的。

  但我认为,文明之间不进行沟通,问题也许并不是能否信任对方,而是敢不敢让对方的模因传播过来!

  一个人类的小学语文老师被外星人俘虏了,这个外星文明是宇宙中最强大的战斗种族,然而这名语文老师在与对方交流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外星文明的语言中只有“我们”,没有“我”这个字。于是她想方设法将“我”这个概念教给了对方。没过多久,这个外星文明就因为内讧而自我毁灭了。【柳文扬,《只需一个字》 】

  在这篇小说中,“我”这个字,就是一种模因,它摧毁了一个文明。在人类文明内部也有许多破坏性模因,但人类文明对这些模因是具有免疫力的。外星文明的模因则不同,在一个外星文明中很普通的模因,对我们来说也许具有极为可怕的破坏力。

  我们无法想象另一个文明的模因究竟是怎样的,或许对方没有丝毫恶意,但仅仅因为一次沟通,传播过来的模因就能将我们的社会体系完全摧毁,让人类爆发内战,死伤无数,甚至是让人类自我毁灭。以人类的核武器储备,这是很有可能的。

  模因在文明内部的传播速度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而增长的,人类从语言、文字,发展到印刷术、互联网,传播效率提高了不知多少万倍,而未来还有脑机接口、意识上传等等。可以想象,在一个高度发达的外星文明中,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一种新模因就能传播到所有人的大脑中。这又进一步增加了外来模因的破坏性。

  一个神一样的外星文明为了防止来自其它文明的模因污染,将整个宇宙的光速降到了30万千米/秒,然后在整个宇宙布满了自律毁灭武器,这些自律机器监视着每一颗星球,一旦有文明有能力并试图向宇宙进行广播,立即就制造一个黑洞,摧毁该文明,并让模因无法传播出来。

http://christianiaart.com/sizhenxingpaixu/13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