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时时彩 > 似真性排序 >

不断跳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真的能够让人们取得更大的成就吗?

发布时间:2019-06-03 23:5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很多励志图书中都曾看到「心理舒适区」的概念,它是指人们习惯的一些心理模式,是让人感到熟悉、驾轻就熟时的心理状态,如果人们的行为超出了这些模式,就会感到不安全、焦虑,甚至恐惧。 这类励志书籍大多提倡人们要勇于跳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这些概念可有心理学依据? 不断违拗自己的「心理舒适区」真的能够为人们带来更大的成就吗? 本题来自知乎圆桌 »我很焦虑 ,更多焦虑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

  心理舒适区是一个科普心理名词,概念是比较宽松的,并没有严格的学术定义。心理舒适区很好地说明改变自己带来的不适感是成长的必然,不能因为不舒服的感觉而回避成长(改变自己)。

  可是仔细一想,我在舒服圈里(心理舒适区)过得很自在,为什么一定要我跳出舒服圈呢?

  例如,我做教师这份工作做得得心应手,每天工作生活也很愉快。如果不能一直待在舒服圈,我是不是要辞掉教师工作,当当医生、律师什么的,扩大自己的舒服圈呢?按照这么理解,心理舒适区的理论简直荒谬之极。

  但是要跳出心理舒适区的说法在很多时候又显得那么有道理,一个内向孤僻的学生应该要勇于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扩大交际范围,这样的说法又往往是正确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到底要不要跳出舒服圈?或者应该这么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该跳出舒服圈?

  我还是用图像的方式来表达比较清楚吧。自从上次写了情绪为什么会反复的答案之后(情绪为什么会反复? - 蔡中元的回答),我有点喜欢上这种表达方式,直观形象。

  我们为什么想跳出舒服圈?因为我们想成长,成长的动机来源于自己的追求和社会的期待(可能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我尽量简化我的理论模型,不求完美,但求明了)。例如,我想跳出总是宅在家里的舒服圈是因为我想增强自己适应社会的能力(自己的追求),或者也可能是你的爸爸妈妈希望你能提高交际能力(社会期待)。

  一、当成长动机(自己的追求或社会期待)与舒服圈落差较小,那么来自内部压力较小,反之则较大。

  当我的心理舒适区既符合自己的追求也符合社会期待,那么就不存在跳出舒服圈的必要了。例如,教师工作我得心应手,也是我的追求,也符合社会对我的期待,那我干嘛要换工作呢?

  例如,周末要戒掉打电脑的习惯安排复习任务,如果只是父母的要求(社会期待),并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那么跳出这个舒服圈(戒掉打电脑)的动力就会较小。如果这既是父母的要求,也是自己想做的事,那么跳出舒服圈的愿望会更强烈一些。

  还是以我自己为例,我教师工作做得得心应手,但是为了让自己不跟社会脱节,我应该在做好教师这份工作的基础上,多走出学校,出去走走,了解外面的世界,这样就【扩大】舒服圈了。而不是不当教师了,【跳出舒服圈】,换一份不熟悉的工作。

  2.扩大舒服圈总是在自己的追求和社会期待范围之内,而自己的追求和社会价值又总是在法律和道德的范围之内。而

  ,例如我对医学不感兴趣,虽然它在舒服圈以外,但他对我来讲不值得让它成为我舒服圈的领域。

  乍一眼看上去好像很简单,听上去就是“我怎么高兴怎么来”,特别像是题主提到的“心理舒适区”的概念。

  按照罗杰斯的说法,一个人的人格是动态的流动过程,比起房子,更像一条河流:河流的整体形态是稳定的,但河水却是流动的,河内的状态也随环境而变换。如果我们去拓展这句话的含义,我们可以理解为,

  我们的人格在一定时间内维持恒定的前提下,随着环境和经历而变换;我们自己能够观察到的,仅仅是人格外见的部分,对于那些真正影响着人格形态与变化的因素,我们通常一无所知。

  接着我们定义下“成就”。成就可以简单分成两类:一种是对于自己而言的成就,另一种是对于外界而言的成就。两者可以重合,也可以起激烈的冲突。区分两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其实就在不断的内化社会成就,最典型的,内化父母对自己的期望。比方说最常见到的中年危机,很多时候都是个人期望和外界期望之间的冲突在多年沉积之后爆发的结果。

  故心理咨询更关注个人而言的成就。(面对来访者的外界成就问题咨询师通常无能为力,不见得比来访者高明多少)

  不单止能力,我的人格也不完美。这意味着我身上会有很多的缺陷,甚至会有那些我最最讨厌的品质。

  同时我真正想要的可能和我正在追求的东西和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很不一样,有可能大部分是共同的,但总会有那些特别小众特别边缘的部分。这些愿望和渴求有时候会超出我的想象和我内心的准则。

  我需要学会接纳以上4点,并且接受“人格在不停变化和流动,于是我必须为此而努力终生”的事实。

  回到“心理舒适区”的话题。可以看到,持续地呆在自己熟悉和舒服的领域其实是某种逃避自我的行为:我们的人格注定有我们不舒服不愿正视的部分。然而,这不代表你“跳出”“心理舒适区”就一定能够成功。比方说一个很内向、习惯独处的人不停地强迫自己参加各种社交,实际的结果很可能是让自己非常的疲惫而又没什么收获。如果放在“成为你自己”的框架下,那么这个人可能需要去探索自己想要变得外向的动机,除了每个人都有的渴望人际关系和他人关怀等社会性需要,可能这里面还有对自己内向个性的否定和厌恶。他可能需要接受这样的现实:自己确实不是习惯广泛与人交际的个性。但这不意味着他不可能有自己的交际圈子,相反,通过他自己的个性,比方说自己的爱好和特长,他能够建立起自己的交际小圈子,并且拥有外向人格的人可能不容易有的交情深厚的朋友。

  从这个意义上,渴望成功、不断违拗自己“心理舒适区”的人也可以看作是一种逃避自我吧。

  写这篇回答的时候是很犹豫的。尽管心理学对人格的描述倾向于动态和流动,但所有人都知道,人格的变化和调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你要去做你自己,但你永远不能完全清楚自己是怎样的;改变人格的起点不在于对过去人格的否定,而在于对其的接纳

  这不是一个可以用文字去描述的过程。每当我写的越多,内心里觉得它们无用的感受就越强烈。

  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所谓的心理咨询工作,也仅仅是在某个人生瞬间,与对方分享了一口各自杯中的苦茶而已。

  比方说,有个动作叫「四肢支撑」,就是练习者的手掌抓牢地板,把腰挺得笔直,臀部不能翘起,尾骨卷起,脚不能弯曲,膝盖也不能用力。

  在我看来,发明这个动作的人简直是天才:到底得有多大的「脑洞」,才能想到如此「逆天」的动作——每一个要领都违反本能,每一个姿势都让人痛苦。

  在瑜伽领域有个公认的看法:所有发自本能的,让你觉得舒服的姿势,都是错误的。

  比如跑步,让大部分人觉得舒服的姿势是用小腿在发力。其实这样的姿势会让膝关节在跑步过程中承受过大的压力,加速磨损。很多跑步爱好者不注意这些要领,凭着感觉跑,结果没跑几年,膝关节就废了,身体没见锻炼得怎么样,倒是把自己跑进了医院。

  又比如坐姿,很多人喜欢把自己窝在椅子上,放到自己觉得最「舒服自然」的位置。但其实这样的姿势对脊椎是非常有害的,有多少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都是由不正确的坐姿引发的。

  因为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在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吃不饱」的状态。为了活下去,人的身体便本能地进化出一种机制:通过尽可能多的「偷懒」,来达到最大化的节省体能的目的。

  可问题在于:节省体能的姿势未必是正确的姿势,它节省了能量,却带来了其他的负面影响。

  瑜伽的原理,就是指导人们学会控制自己的骨骼和肌肉,用正确的方式去使用它们。而这相当于要求你和自己的本能相对抗,所以你觉得不舒服,觉得痛苦。

  同样地,通常我们感觉舒服的某些躺姿、坐姿等,也大多对身体有害。这个道理只要稍作解释,人们也能接受。

  唯有一个地方,我们经常自觉不自觉地让其保持「舒服」的姿势,尽管明明知道由此带来的危害比身体上的更甚。

  在几千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我们的身体产生了节省体能的本能。与此类似的,我们的内心同样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机制,只不过趋的不一定是利,避的也不一定是害。

  比尔盖茨不善交际,但没有花大量的时间去锻炼他的社交,只是闷头地搞他的计算机。

  奥巴马上学时被评为全班最内向的人,可如今叱咤风云,一场场演讲令人击节叫好,若说不曾下苦功克服自己的弱点,恐怕难以令人相信。

  有的人,待在舒适的地方,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所长,最终有所成就。你让他天天跳到陌生的荒原,焦虑和紧张就让他的能力暴跌50%,而且影响一直以来的心态,往后本来擅长的东西都不再那么自信。专注、深掘才是这类人的法宝。

  有的人,不断地将自己的弱项变成强项,能够获得一种掌控感,对生活充满热情。这一类人,“挑战区”才是他们的“舒适区”,让他们一直留在舒适区才是一种挑战。

  没有哪种类型比另一种更好,哪一种好好走下去都是光明坦途。关键是,你是否认清了自己属于哪一种呢?

  ————————————————更新于2017.12.15————————————————

  有一期《圆桌派》,窦文涛说,如果一个人一直待在舒适区里,他的舒适区会变小,到最后会退化成一个婴儿的状态。

  事实上很少有人变成婴儿,躺在家里等人投喂。因为一个成年人总是要养活自己的,总是要经事的。就算他想永远待在舒适区,至少要花点力气维持住目前的舒适区大小,不至于萎缩。

  因此,题目真正要问的,并非“跳”还是“不跳”,而是“主动跳”还是“被动跳”。

  原答案中说,一个跳出舒适区会慌乱的人,专注在自己舒服的领域是最好的选择。这一点没错,但是他并非没有跳出舒适区,而是对跳的方向进行了选择。比尔盖茨选择了计算机而非口才,因此他取得了微软帝国的成就,而并没有成为一位伟大的演说家。

  如果你更喜欢在擅长的方向上更进一步,那么为你打气,祝你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齐泽克嘲讽中产阶级的新宗教的时候说“如果有一天没有长跑或者吃有机食物,中产阶级就和中世纪的苦行僧进行了一次一样痛苦”。最痛苦的不是没有进步,而是没有感觉自己正在努力进步,脱离舒适区约等于一种身份认同,区隔于“废人”,它并不总带来好处,束腰、高跟鞋和婆罗门的素食是区隔,甚至996都是比逃离者更高尚的,让自己显得像个战士。

  所以脱离舒适区事实上从一种努力变的更好的行为变成了努力变的不同的行为,通过否定自我并且产生焦虑导致的一种强迫行为,这玩意就是21世纪版本的“奴隶道德”。

  亦即并不在乎996意味着什么,只在乎“我和一群优秀的人一起996了,我走出了舒适区而垃圾们被裁员了”。

  然后他们肯定不会想,老板为什么不996,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并不存在老板,所以中产阶级是最恰当合适的奴工,他们与底层做切割的手段是他们是更优秀的被剥削者,甚至因为优秀,得到的剩饭也更多——这就是脱离舒适区了。

  稍有些正常脑子的人,即便没有条件,更在意的也是剩饭多不多,但是持有奴隶道德的人,快乐源泉首先来自于我能因为忍受痛苦而和其他黑奴不同,其次才是多一点点的剩饭,剩饭与其说是食物,不如说是军功章。

  所以舒适区概念最险恶之处在于,它并不能给你确定的生活会变好的承诺,但它一定给你“我已经和low逼不一样”了的优越感,这种东西是真正的主人最喜欢的——主人不会和你讲长跑对膝盖的负担也不会给你讲联合国标准下每天运动量多少即可,只会适当灌输你十公里,半马之类的概念,让你发自真心喜欢上这项运动,也让你有机会区隔更多人,而不需要思考到底这一切对身体到底有多大好处。

  千万不要让“我不能比别人差”和“大家都说不要呆在舒适区”的焦虑凌驾于“我到底能得到什么”之上。

  舒适区(comfort zone)最早是地理上的概念,用来形容那些气候宜人、四季如春的地区。随后,它慢慢衍生出了心理学的含义。Alasdair White在2009年提出的定义是:人把自己的行为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Ta对这个范围内的人事都非常熟悉,从而有把握保持稳定的行为表现。在舒适区里,“我们的不确定、匮乏和脆弱都降到最低,我们认为自己拥有足够的爱、食物、才能、时间,能够获得足够的欣赏,我们能感受到自己的控制力。”(Brown, 2010)

  一个人的舒适区范围是不断变化的。它会随着你对自己的突破不断拓宽。它也会随着外部事件的影响而变小——通常是在我们生活的不稳定性增高,遇到社会、政治和经济上的困难的时候。比如,在911灾难后,大多数人都更容易感到脆弱和恐惧,因为他们的舒适区变小了(Tugend,2011)。

  舒适区对于每个人的标准是不一的。在有些人的想象中,“走出舒适区”一定是要去尝试一些常人看来是刺激、危险的事情,比如辞掉高薪工作改行,或者退学去创业,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只要一件事对于你来说是全新的、陌生的,就是对你已有舒适区的挑战。对于有的人来说,辞掉一份在老家的体制内工作,去大城市打拼是冒险;对于有的人来说,选择离开北上广、回到家乡做一份安稳的工作才是跨出舒适区。

  关于题主问到的:勇于跳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这些概念可有心理学依据?有心理学家的研究证明:

  舒适区就是让一个人最熟悉、待着最舒服的那个地方,在其中,我们的焦虑水平会非常低。但是,如果一直只站在舒适圈里,我们的领域可能就永远无法拓宽,就只能在可选范围很有限的已知区域里选择生活。因此,如果你需要不断地进步,就要走出舒适区。只不过,走出舒适区就意味着你将遭遇陌生和不确定的因素,你的焦虑水平会提高,产生应激反应。

  什么是走出舒适区的正确方式呢?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做站到“舒适区的边缘”,既不是完全退缩在舒适区里,也不是过于冒进。在舒适区的边缘上,你会一直维持着“最佳焦虑水平”。

  1908年,Yerkes和Dodson做了一个著名的实验,发现焦虑水平和表现水平的关系呈一个倒U形曲线,因此也被称为“Yerkes-Dodson曲线”:

  他们发现,当大鼠的焦虑水平很低时,表现水平也很低;而当受到一定水平的刺激而不断增加焦虑时,大鼠的表现会越来越好;在某个特定的焦虑水平上,能够使大鼠做出最佳表现。但如果焦虑超过这个最佳水平的话,将会因为压力过大,又逐渐降低表现。

  随后的研究者,将能够激发最佳表现的焦虑水平称为“最佳焦虑”(optimal anxiety);它是一种“有建设性的、让我们充满创造力的不适(Constructive Discomfort)”。与“舒适区(焦虑较低的状态)相对应,将处在最佳焦虑的状态称作“最佳表现区”,而将焦虑过大的状态称作“危险区”。无论是过于舒适(一直停在最佳表现区),还是过于冒险(一下子跳出舒适区太远),都不利于我们激发创造力,做出良好的表现(Tugend, 2011)。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人对于压力的承受能力和应对方式都是不同的,最佳焦虑水平也是不同的。不过,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找到自己的最佳焦虑水平,来不断拓展舒适区的外延。

  你在生活中可能遇到这样一个现象:过去让你惊喜和特别快乐的事,变得平常乏味。这种现象被称为“享乐适应”(hedonistic adaptation),它是指一种人类的自然趋势:在短时间内,新事物留下的印象从特别深刻变得普通。

  这看似不是一件好事,但正是这样的自然趋势,会让人自然地适应过去对自己来说非常强烈的刺激。是同样一个原理,也会让曾经对我们来说很重大的挑战和困难,变得寻常、得心应手。——前提是,你一直处在持续应对这种挑战的过程中。

  随着你总是咬牙坚持站在舒适区的边缘,总是让自己处在一种“最佳焦虑”中,渐渐的,你的焦虑会自然的降低,你开始觉得站在这个位置并不会让你不适——此时,你的舒适区就已经扩大了。你需要做的,是再次向外迈出小小一步,继续逼近舒适区的边缘。这个过程就是成长持续发生的过程。站在舒适区的边缘时,你所感到的那种不舒服,就是我们所说的 “有建设性的不适”。

  一个人留在舒适区里的时间越长,难以改变的惰性越大。勇气往往是一鼓作气的,太久的不成长,会不断削减一个人对自己的信心。而如果你持续追求新的目标,你会越来越愿意尝试做出各种各样的改变。

  再回答题主的最后一个问题,突破自己的「心理舒适区」真的能够为人们带来更大的成就吗?这里想要告诉题主的是:

  跨出舒适区其实只是第一步。James Prochaska等人在1977年提出了行为改变的阶段变化模型(stages of change model),它的核心观点是,行为的改变是由一连串事件(各个阶段事件)组成的连续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Prochaska & DiClemente, 1986)。也就是说,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你评估自己的状态和阶段,然后一步步地、有针对性地推进。

  改变的阶段变化模型在被提出后,在各种行为的促进上都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它的核心理论是,任何一项行为(不管是减肥还是失恋还是换工作)的积极改变都必经以下6个阶段:

  1. 前意向阶段(Pre-contemplation):也称为“无打算”(Not ready)阶段。在这个阶段,个体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存在问题,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都没有改变自己行为的打算。如果你在这个阶段,你需要有一个关心你的人来帮助你发现你的问题,告诉你为什么需要改变,你的行为可能存在哪些不良影响。

  2. 意向阶段(Contemplation):也称为“打算转变”(Getting Ready)阶段。此时,个体意识到了行为存在的问题,同时也能够明白改变可能带来的好处,有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行动,但同时意识到改变会有一些困难障碍。但此时,个体还没有下决心要改变。

  3. 准备阶段(Preparation):也称为“准备转变”(Ready)阶段。此时个体已经下定决心要改变,且已经打算近期就改变自己的行为。

  4. 行动阶段(Action):这个阶段是指在过去的6个月内,行为已经开始有所改变。在这个阶段,个体需要大量的社会支持,身边的人要经常对Ta强调长期坚持的好处。

  5. 保持/巩固阶段(Maintenance):是指新的行为已经持续6个月以上,改变已经发生了,但在这个阶段,个体仍然需要长期支持,预防旧问题的复发。

  以上5个阶段其实已经囊括了一个人行为进行正向改变的阶段,但是,改变还有一个阶段:

  6. 复发阶段(Relapse),指的是人的行为随时随地都有返回至原先状态的可能。如果进入了复发阶段,就应该评价复发的原因,重新评估改变的动机和障碍,提前采取更强的干预措施。

  不管是改变一种亲密关系的模式,还是改掉一个小小的生活习惯,无论大或小,任何一种改变都不是易事,且任何改变都需要经过以上6个阶段——也就是说,所有的改变都存在复发的可能,只有真正度过了复发的风险,已经充分感受到新的行为已经成为了自己自然的一部分,改变才算完成。

  每个人对于成就的定义都不同,当你踏出了舒适区,开始改变了,离成就还会远么?

  了解更多与心理相关的知识、研究、话题互动、人物访谈等等,欢迎关注KnowYourself - 知乎

  努力跳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让陷入温水煮青蛙之类的困境,通过努力不断获得更大的成就。这确实是一个能激励人不断努力前进的理念。在我的工作中,常会来访者说:我觉得最近真的太颓废了,您看我是不是该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多学习、更努力,像其他人一样使劲的寻找生活的意义,就会更好一些?

  一方面我觉得他说得对,人就是该努力一些、不断尝试新的东西,不断学习和发展自己,才能成为更好的人。但是另一方面却总难免有些怪怪的感觉。

  这种怪怪的感觉,总会让我联想到《连城诀》这部武侠小说,书中的人物狄云是一个不断跳出自己内心舒适区,努力上进的典型(以下含有剧透,慎重浏览)。一开始狄云就是个孝敬师傅、暗恋师妹的憨小伙,平静舒适地向着学手艺、娶媳妇、生娃娃这个人生目标前进。然而万师伯一家的迫害打破了这个舒适区,把他直接送入大牢。狄云在牢狱中好不容易重新找回了自己的inner peace,虽然是一个由挨打、委屈、不平组成的混吃等死状态。可是没多久,这个舒适区就又被丁典大哥破坏了。丁典硬生生的给狄云开启了梅师傅遗产分配连环谋杀事件这一主线任务。在经历了一番九死一生、撕心裂肺后,狄云再次找到了自己的心理归宿,化身屌丝和尚准备在安葬丁典一家(虽然现在就剩下骨灰了)后重新找个地方继续回归自己隐姓埋名、养家糊口的“没出息”生活。可惜又路遇富二代(水笙)飙车(马),被卷入更大的纷争中。在这场纷争中,狄云不仅命悬一线,更是完成了惊险程度远超贝爷求生节目的雪中求生史诗任务。终于神功初成,天下无敌,狄云再次想回到一人一炕、一锄头的平静生活,可是这次,干脆连家都被人强拆了…… 好在故事的结局是好的,狄云最终还是过上了“一代大侠”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生活。

  看完这部小说后,我一直很纳闷一个问题,狄云到底有没有得到他所追求的,到底是不是生活的开心幸福。学生时代我还和同学讨论过狄云日后罹患抑郁症的治疗方案。因为他虽然跳出了自己的心理舒适区终成一代大侠,却在努力的过程中失去了所有。内心的偶像(师傅),一生的爱人(师妹),人生的伙伴(丁典),甚至连善恶的标准和对未来的梦想都被丑陋的现实击碎。可以说结尾处狄云拉着空心菜回到山中异常恰当的表述了他的一生,看似得到了所有,但其实失去了一切。虽然金庸大师还是给了一个妹子给狄云,但是我想没有爱情的相伴,到头来也许真的也只是个安慰奖吧。

  狄云的一切,看似是主动选择,实则蕴藏着无比的被动。他不断的被生活(编剧)无情的大手推动着向远离自己内心舒适区的方向不停前进,看似一步步走向成功,实则却在失控的方向上越走越远。最后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来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而想要的却已经消散在时间里。

  现实中很多人也在重复着看似主动,实则被动,看似成功,实则失控的跳出心理舒适区过程。这过程中也许会产生更大的成就,但却未必会带来幸福。回到我的来访者,我很怀疑他如果真的逼迫自己跳出心理舒适区,逼着自己以别人的方式努力进取,能不能得到更大的幸福感。

  跳出心理舒适区,意味着放弃一些现有的而去做出新的尝试。这些新的尝试、新的方向一定会给人带来新的改变和成就,但若想要这些新的改变和成就真的让自己感到更快乐和更幸福,我想还是要有两点前提的。首先就那个“跳出去”的意愿是发自于你个人内心的,而不是别人告诉你或者生活推给你的。你是自己生活的主角,而不是一个需要完成生活这任务的NPC。

  在我在大学做心理咨询师的这几年中,我见过很多特别优秀的孩子走到我的咨询室里来,向我求助,渴望变得更加努力上进。谈道德问题例如“我怎么才能像其他学霸那样更加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学习上,而不那么总想着看看综艺节目”“我想在毕业前申请到和别人一样好的外国大学offer”“我觉得我过的太颓废了,总是和同学聊天不学习,比不上XXX”“我该怎么更加积极一点,不然就没法找到比别人更高月收入的工作”等等。这些孩子的高计划性优势让人觉得有些害怕,仿佛看到了一个个的狄云,很认真的主动挑战着自己,跳入了被别人这个特殊群体所规范的高竞争性、甚至犹如逆水行舟一般不得第一则毫无疑义的强制性前进道路中。这种强制性道路就有如temple run那个游戏一般,逼着人必须一直向前。很容易陷入焦虑。

  面对这样的孩子,我会努力让他们领悟生命的意义永不唯一,你所有的闪光点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那个看似唯一的目标反过头来,会形成一种关于生活关于未来的焦虑,这种焦虑会增加你改变自己生活的专注度,但是也会摧毁生活带给你的乐趣,优势还会压抑你内心对于生活的真正渴望。生活确实有很多需要我们努力改变的东西,但它无论如何依然属于你自己,你掌有对自己生活的选择权和控制权。脱离了这些,生活就会变成一个让你被动的不断改变自己,打破舒适区不停前进的无底洞,即使获得一些成就也很难真的感到快乐和充实。

  “跳出舒适区得到幸福”的第二个前提是要确定这个更大的成就,能带给你持久的快乐和意义,而不是一个短暂的瞬间。

  我的很多来访者会和我说他们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平庸,希望be someone或者get somewhere。但是到底你希望be怎样的someone,get哪里的somewhere,他们却并不一定有答案。有的人会说,这就是一种感觉,哪里说的清。可是古往今来的大部分武侠小说中,反派BOSS都是死于一个称霸天下的梦想,到底称霸天下以后干什么,却是他们到死都没想过的问题。

  所谓更大的成就指的不是你升职加薪、出任总经理等等,而是你心底的骄傲、满足和喜悦。但这种满足和喜悦往往只是一个点,而不是一条线。生活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因此让我们感到意义的所在应该是一个可以持续的过程。再举一个关于武侠小说的例子,在温瑞安《说英雄,是英雄》系列中,有这么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叫白愁飞。白愁飞从出场到结尾,完美的展现了什么叫“我的一生只为追求瞬间腾飞的感觉,但是飞起来以后该干什么就完全不知道了”的蛋疼心态。白愁飞的一生都在想飞,走的不行、跑的不行,就是要飞。然而当他真的飞起来后,却发现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还没等他来的及说等等同志们,我想我犯了个错误“,就直接被主角带着一干基友当成副本boss推倒了。

  我们当然要在生活中be someone 或者get somewhere,但那只是生活给予我们一部分意义而已。在跳出自己内心的舒适区、取得更大的成功后,你仍然希望生活给予你什么、从生活中得到什么、希望身边有什么人?生活中的什么让你感到满足幸福和骄傲,你的梦想是什么?

  忙着逼自己跳出内心舒适区前思考一下这些问题,尝试看看在那个点后面更远的未来,才能真正让你找到持续快乐幸福满足的生活。再举个小A的例子。因为父母的意见小A报考了知名大学的土木工程系,原因仅仅是家里人都干这个,但一直是乙方。小A(女孩)通过自己卓绝的努力进入了某一个和此相关的政府机关。家里人和周围的朋友都对小A终于进入了此行业的甲方这一事实骄傲无比。然而其中的人际相处,无聊的工作内容,和自己根本不感兴趣的学科专业,让这个她做的还算不错的工作不仅不能带给小A丝毫快乐,更让她内心有了很多的负担。小A非常迷茫,这个工作明明是自己不断的努力,逼迫自己反复努力才得到的。为了这个工作,她压抑了自己活泼爱玩的性格努力让自己专注于学业;忍住了与人交往的冲动,无论寒暑都呆在图书馆;克制了和同学一起出去闯闯的欲望,努力的准备国考。怎么如此奋斗得来的一切却不能令自己幸福?如果当初呆在自己的舒适区内选择自己喜欢的新闻专业,生活会不会不一样?

  生活的意义在于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幸福和快乐。人不怕吃苦,但是前提是那个吃的苦真的能给你带来对你自己有意义的幸福。否则生活就会变成一个场原地打转的晕头之旅,而非一场通向梦想的冒险。

  在做选择之前好好的问问自己,让离开心理舒适区则一举动为自己带来长久的满足和幸福,而不是单纯的给自己的生活方式找别扭。

  那些说答主不努力或者答主不赞成努力取得进步的,可以去翻看答主其他的答案。我不知道努力程度在人群中是否也要分出三六九等。但是,我自认为即使是在自己对自己极端不满的情况下,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认真做自己的事。我写这篇的目的,其实一直在强调的是过犹不及的概念,可是很多人理解成为了我鼓吹按部就班,鼓吹享受安逸。我所鼓励的,是做自己,不要强迫自己,不要一味的艳羡他人。

  即使在外人眼里,我足够努力足够优秀,但是也常常不免对自己心生厌弃,觉得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学霸。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学霸过,也没有被学霸碾压过,但是,仍然觉得,如果自己能够从精神上成为一名学霸,加上自己的天赋,一定能够比现在取得更大的成绩。这才是痛苦的来源,本质上就是贪得无厌。如果痛苦真的能够催生动力,使自己成为不是自己的人,虽然代价不知道是否值得,但至少结果是好的。但可惜的是,成为不是自己的人,难,且痛苦。如果大家看过求婚大作战的话,也许会对其中一集比较感兴趣,就是健试图去放弃喜欢礼的时候,他的痛苦远超过了之前所有的爱而不得的痛苦。

  知乎是一个交流观点的地方,我因为总觉得自己水平太浅,所以也很少答题。尤其是最近,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方方面面都不能掌控的很好,挫败感比较强,所以也避免在知乎上答题。当时的一时兴起,答了这么长的一个答案,对长久以来的一些想法也进行了总结。虽然很想跟大家一起讨论,无奈总认为自己三观不定,也许会越来越偏,倒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大家交流。

  =============================================================================

  这个观点的本质就是自己反对自己,简单的说,就是作,虽然有可能会取得一定程度的成绩,但是代价是牺牲生活本身的乐趣。

  故事模式开启==================================================================

  我跟老公是P大同学,起点相似,智商相近(不要问我怎么判断出来的,不在一个level的人不能愉快的玩耍,尤其对于both装逼资深患者)。

  他个人是个较乐观的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有高度认同,比较懒,喜欢待在舒适区,是那种不会为难自己的那种人。爱打游戏爱看电影爱日剧,但不影响的本职工作。毕业之后去央企国企,26岁,技术中层主管。

  我个人就是这种鸡汤喝多了的受害者,从小就以折磨自己为乐。曾经试过各种非工作时间加班,貌似还很享受这种快感,比如除夕夜还在加班。但其实结果是,正常工作时间各种玩儿 ,很多时候就是为了虐自己而虐自己,总想把自己变成别人家的孩子。现在我在海外读PhD,跟专业领域top的大牛一年,做research,发表SCI一篇,毕业后准备去公司做技术相关工作。

  以我个人的例子来看,我觉得一个偏向于心灵舒适区的人,和一个喜欢自我虐待的人,他们的职业发展可能没有差别,甚至不喜欢为难自己的人,反而有可能发展的更顺利。

  讲道理模式====================================================================

  当然,我在逐步的改善的过程中,因为我发现,在不断为难自己的过程中,除了使

  。我觉得知乎上现在类似的问题太多了,鸡汤也太多了。不信你刷首页,有多少个题目带着“努力”“拼命”“高效”“十几个小时”?这些问题,初看使人热血沸腾,静下心来就发现支撑不了几天。最容易陷入的状态,是鸡血3天,颓废1周半,然后鸡血和颓废,如此交替。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知道配速的重要性。我觉得人生就像马拉松,不在于你开始冲的多猛,而在于完成自己能力能够承受的配速,并且一以贯之的坚持。养过花的人也会知道,花自然会开的道理,刚养花的人特别容易一曝十寒。最开始的时候,每天看,恨不得一天浇上10次水,过来一段时间,发现没有变化,也疲乏了,开始懒得管他。不容易的养活的品种,一开始就被过度关心给害死了。中等程度的品种,懒得浇水的时候也会枯死。只有超级坚强的,最后也照样会开花。但是,熟悉花的习性,开始不激动,后面不懒散,按时浇水施肥换土,再高贵的品种,也能守得花开。

  写了这么多,其实是写给自己。不要给自己打鸡血,人生的安排,是以10年来计算的。看看十年前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比起当初,是不是要强很多?脚踏实地的工作,梦想暗暗记在心中,就够了。就算没有实现,追求的过程,不是很幸福么?其实回忆从小到大的过程,发现没有事情是通过勉强自己来实现的。从小就不喜欢为了追求第一名而去做什么特别的努力,只是在

  的过程中做选择。所以除了经常进行自我鞭挞之外,没有使自己变成一个超级赛亚人。当然,直到现在,还是那个纠结的自己,需要时常被老公痛骂之后才会觉醒。

  因为我总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每天高效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大神。

  想知道有多少人想成为这样的人吗 ?去搜这个问题下面的答案就知道了。结局是,我没有成为这样的大神,还是按照自己每天能工作的时间的能力在工作,但是,因为自己成为不了这样的人,我焦虑过,抑郁过,崩溃过,长夜痛哭过,但是我仍然没有成为这样的人。并且,我今天能够实现自己当初的一部分预想,跟我

  ,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恰恰是那些我认为算不上优点的部分,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折磨自己,很容易享受到感觉快要成功的快感,但是,后遗症就是突然有一天累了,觉得受不了了,就放弃了。所以,还是饶了自己吧。人的能力有大小,不是逼自己,就能成为功成名就的。人都会有艰难困苦的阶段,但是

  成功的人,喜欢把自己现在的成功,归于自己当初的为难,因为痛苦会给人留下更深刻的记忆。

  还有,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对于享乐和痛苦的理解也不同。比如,我今年有一半的时间从事野外工作,野外工作的环境有时候很艰苦,而且还伴随着精神上的苦闷,很多时候工作艰辛,工作之余没有娱乐活动,不能上网,也没有说得上话的人。但是我很少会认为这是一种痛苦,并且把自己取得的某些成绩归于野外工作。我对于一天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处理数据,绘图和码字,格外感到痛苦。那么,在获得一些肯定时,我就会认为,是因为我强迫自己坐在电脑前做这些事,使我能够做成这件事。但是,稍微用逻辑分析一下,就会知道,这两者的重要性很难判定,甚至是前者的重要性更大一些。当我失败的时候,就会想自己为什么这么懒,为什么不能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坐在电脑前,做室内的工作,放佛这样做了,我就能多发一篇SCI。我跟我一位好友聊天,我说很多成功的人,真的很能吃苦,他们可以一天只睡6个小时。我朋友说,我觉得你也很能吃苦,能够忍受在零下的环境中,经常下雪的日子坚持野外工作几个月。我就不行,我觉得一天只睡6个小时,看个几十篇文献还是要更轻松一些。你看,人和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所以我想说的是,要想做成一些事情,总有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部分。认为自己不喜欢的部分才是能够成就自己的,是归因错误。而且,会造成的后遗症是,当自己想要获得一些东西的时候,会先为难自己。人生这么短,如果都用在自我纠结上面了,还怎么享受生活呢?

  ================================================================当时距离答这个题又过去了很久。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到自己慢慢进行改善,再到如今,我想update一下自己的状态。

  在接受自己不能成为一个学霸的设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工作之后,答主现在怎么样了呢?在接纳自己之后,耐心成为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一个品质。读博士的体验,让我觉得自己在慢慢的脱胎换骨。但是,我没有觉得痛苦,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当我的完成进度没有完成自己的既定计划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工作节奏,我没有停滞不前,这就很好了。我放过自己,不再强迫自己成为一个学霸的时候,我关注的点变成,既然现在工作进度慢了,那还有什么时间可以利用?最后发现,晚上和周末是一个工作的好时间。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工作忙,我开始从早上起床后工作到晚上睡觉之前。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个学霸?那么,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吗?我回顾过去,我以前也有过从早到晚工作的经历,即使是在我休息的时候,我也会在不经意间提起自己的工作,一些想法不经意的冒出来。我本来就是一个工作和生活搅和在一起并且乐在其中的人。所以,我以为自己脱胎换骨了,其实,我还是我啊。

  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之一,我说,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学霸?他说,觉得当年同学中,最有潜质成为学霸的人之一就是我。因为他知道,当没有学会之后,我发自内心的焦虑,当学会之后,我由衷的开心。我不知道一天工作多少个小时算是努力,我也不去想我怎么样能够成为一个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人。但是,我居然一点一点做到了。

  我有的时候经常在想,自己这么的不完美,做事情称不上格外出色,为什么读书期间遇到的导师总是对自己格外的好?一定是运气太好了。后来,在我硕士导师的推荐信中,我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他说“When she talks about her work, her eyes are sparking.”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因为在我看到这句话之前,我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一个人在真心热爱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会发光。跟我打电话的那个朋友,是我很早的一个同学,时隔多年,他对我的信心还是来自于当年一起读书的时候对我的印象。即使今天的我,比以往的我要更称得上优秀,不是因为过去的我有多么的愚蠢,而是因为我还没有足够的成长时间。我的一切美好的,不美好的品质,都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影响了我的选择,造就了今天的我。

  这个问题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谈自我接纳的重要性。知行合一,很多人知道自我接纳和自我谅解的重要性,但却很难去实现。一个人可以由很多的缺点,但是成就自己的,总是自己不知道或者不以为然的优点。人对于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总是不在意,总是take it for granted.对于自己的缺点,却深恶痛绝,一旦发生了问题,全都归咎于自己的缺点,对自己进行深刻的鞭挞,然后在之后的日子里,试图跟这些缺点一刀两断,结果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自信心也低到极点。

  虽然现在的我也还没有完全的接纳自己,但是至少跨出了勇敢的一步。现在我经常跟自己说的话就是,Be patient to yourself. 耐心一点,生活总会给你最好的答案。我曾经跟老公说过,我现在的生活已经“beyond my wildest dreams”。我时常感激命运,现在,我也感谢自己,尤其感谢过去的自己。

  答主对这个问题格外喜爱,因为答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晨间剧女主角。也许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但是,whatever,我虽不完满,自有人来爱我。晨间剧也好,热血也好,鸡汤也罢,只要能够对大家哪怕有一点点的启发,也不枉答主啰里啰嗦这么多了。

  谢谢@张博卿邀请,是否跳出心理舒适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遇到问题后“向内寻找答案”或者“向外寻找借口”的区别。

  ——反正不是我的错,是世界的错,不是我能力差,而是外部条件没有来适应我。然后缩回自己的保护区中。

  ——我承认我有很多东西做得不够好,所以我要改变,要努力的去适应这个世界。然后毅然向前。

  首先是我看到的,举个远点的例子——汽车之家里有一个非常奇葩的论坛,叫做“陆风X7”论坛,大家都可以去参观下,它的奇葩在于:

  对!这个陆风X7就是完全的国产山寨极光,(陆风X7价格未定,估计在10-15w,正版路虎极光50w+),所以这个论坛大致每天会就这样几个问题展开循环讨论:

  2,什么,XXX你居然说这个山寨?你有钱你去买极光啊!没人拦着你,S-B!

  这就是这个论坛里的基本论调,如果你敢去那里面发个贴说——这车山寨,那里面的键盘车神会分分钟教你做人,然后告诉你,路虎是多么的暴利,陆风是多么的好;老子花自己的钱买这个车,老子高兴,你凭什么说它山寨。

  然后,每当他们看到陆风X7可能定价上15w的消息时,他们又开始分分钟教陆风厂家做人了。大骂厂家不要脸,做个山寨车还定价这么贵。

  看到在这个论坛,有任何一个人说:我觉得山寨很丢人,所以我要努力,赚钱买个真路虎极光的——从来没有。

  他们没有一个人承认是自己没钱而且好面子,因为这样否定自己实在太不舒服了。而都是你们不懂得欣赏车,都是厂家是奸商高定价,那些买30w以上的车的都是傻逼炫富,只有我最懂车,我过得很好。

  如果再去看个100w级别车型的论坛,随便那一个(卡宴,揽运,panamera等),你会发现总有的这样的帖子:

  本来是想买XX车(一般是50万级别),但是后来想,不如逼自己一下,咬咬牙上卡宴了,接下来要更努力的赚钱了。不算有钱人,希望以后能激励自己,努力买上更好的车和房子。

  我极少在这种百万级别汽车论坛里看到所谓的装逼炫富有优越感的,反而大部分都是低调,谦虚,不停否定自己,逼自己更加努力、尝试更多可能性的。

  然后是我的一段自身经历——早在96-97年的时候,全国掀起了一股甲鱼热,很多人借此发家,那时候江浙一带对甲鱼需求量特别大,我爸的一个朋友A去了江浙,一年赚了一千万,有一天,我和我爸还有另外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席间,两个叔叔B和C的一段对话让我一直记得。

  没过一阵,C就去了浙江,而B仍然在家里,过了这些年,毫无变化。C去了浙江后,很快赚了几百万,但是又很快负债累累,可是没过一阵,C又东山再起赚了几百万,如此循环往复——这些年来,我所知道的C至少破产负债过3次,原因就是他什么都想折腾一番,就是停不下来。不过,每次破产过几年,他又有钱了,直至今日。

  生意总有起伏,但是我想,即使C再破产,他很可能又会东山再起,因为他已经有了这种“成为有钱人”的能力。不过,他也有可能某一天折腾得太狠,欠下一笔让自己永远没法翻身的债务,如果真有那一天,看上去B的选择又比C更加明智了。

  但是,如果C和B一样躲在自己舒适的老家,他可能一辈子也和B一样碌碌无为吧。

  说了这么多,一句总结——不断跳出心理舒适区,是一个现在混得不如意的人,想要取得成就的必要条件,但是,并不是跳出舒适区就一定能取得成就——因为你也可能因为跳得太狠、太快而遭遇巨大失败。

  不过我个人的话,我觉得即使是这样的失败,也是宝贵的财富,比起碌碌无为强多了,因为我自己也是那种完全停不下来的人,所以,我的观点也就更偏向于要“跳出自己心理舒适区”。

  而至于那些励志书,到底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在不同人身上作用绝对是不同的,成就也不是只靠跳出舒适区,也靠天时地利人和。但是这些年经历的不少人,让我可以肯定一点,那些自认为自己什么都看透,然后整天BB来BB去,一脸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人,而不去尝试新挑战的人,往往是活得最悲哀,最自我保护的键盘侠。

  有的人自虐还能感到很爽。 不是说跳出心理舒适区就一定能进步,而是,一个人以前的舒适区没有建立在进步的基础上,他就需要重建行为与舒适区的联系。

  如果你的舒适区建立在每天背一百个单词,跑步五千米,练习写字等这类枯燥难以坚持的长期任务上,就肯定不需要跳出舒适区了。

  这个说法是有依据的。最早的依据是维果茨基(Лев Семёнович Вы́готский)提出的临近发展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或简写作ZPD)的概念。维果茨基是一名儿童心理学家,临近发展区原本是他为儿童学习和发展提出的一个学说。按照维果茨基的说法,ZPD是介于儿童“能够独立完成”的领域和“别人怎么帮助也无法完成”的领域之间的发展空间。换句话说,就是一个人既不能非常轻松地完成,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完成的事情。

  这里的“人能够独立完成的空间”实际上就是人们常说的“舒适区”(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名词,因为这样的区域并不能让人舒适,后面详述。)维果茨基认为,如果儿童做的是“自己能独立完成”的事情,或者是“别人怎么帮助也无法完成的事情”,那么其发展是非常有限的。而将儿童置于临近发展区之中,则可以让他得到最大的发展。维果茨基甚至提出:儿童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应该作为考察其智力水平的依据,而在其他人帮助下解决问题的能力才应该是被考察的主要内容。

  无独有偶,现代积极心理学的研究也印证了这一观点。米哈伊·契克森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对创造力和心流的研究也表明:最能让人们进入“心流”状态,获得幸福感的事情,是那些“处在自身的能力和挑战的平衡点”的事情。如果能力强而任务简单,人们就会觉得无聊;反之如果能力不足而任务复杂,人们就会陷入焦虑。只有在任务的难度正好处于“需要费点力气才能完成”的时候,人们的创造力最强,热情最高,完成这件事情的成就感和幸福感也最大,人也最舒适(所以说这个才应该叫做人的“舒适区”,平常说的“舒适区”应该叫做“无聊区”)。

  如果仔细对比一下这两个观点,我们可以看出其核心都是一样的:无论是从个人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攫取幸福感的角度,这种“需要努力一下才能达到”的临近发展区都是一个黄金区域。而这才应该是我们的“舒适区”。

  看台剧《荼靡》,编剧借着杨丞琳之口,说出了一句直白的人生期待:想要自己的人生可以稍微不平凡一点,以及,真的只要稍微就好——事业稍有成就,生活稍微精彩一点,日子可以过得稍微让别人羡慕一点。

  这是台湾电视剧特有的小清新逻辑,它不似美国大片那般的改变人生,或者拯救世界,只是在平淡的故事当中,克制地表达出一种生活欲望。

  这或许是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接受自己此生平凡,不必万丈光芒有众人仰望,可是依旧在内心的角落里想要那么一抹的亮色,来证明自己跟别人“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

  平凡却不甘平庸,这是我们常态中冒出来的焦虑源泉,我习惯于把它形容为是一种“隐形的失落感”——你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糟糕,可是就是时常不够快乐。

  我维持着很多习惯性的安全堡垒地带,大部分时候是厨房。先走进菜市场摸着鲜活的果蔬鱼肉,挑上自己所要的菜品。大包小包回家,然后洗菜,煲汤。抽油烟机响起的轰隆声中,等着饭菜出锅。

  这个过程会让我有一种神奇的静心感,就好似哪怕下一秒就要大难临头,也势必先要吃好眼前这一顿。

  这种体验,我继续往外延续,然后扩展到了洗碗,打扫卫生,以及花上一大段时间,用来换洗衣服。

  你知道大体的生活状态无法立刻改变,所以需要依赖这些看起来成本代价并不沉重的、行为上的实践,来落实到精神上的清洗一场。

  小时候远房亲戚的一个老太婆,无意间跟我唠叨起一个所谓的穿越故事——可以在午夜12点的时候,抓一把米放在手里,然后看着镜子,就能看到自己的前世故事。

  “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缘起,知道了前世的故事,那么今生就可以过得安心一些了。”

  直到后来,我才理解了她所表达的这份“过得安心”是什么——一种缘起缘灭有所根据,所以得以尘埃落定的人生。

  我虽然经历过无数过失眠的夜晚,有时候甚至是到天亮。可是从来没有一次认真想过,要实践一下这个透过镜子看前世的方法——不是害怕,而不愿意接受一下子知晓一切。

  在小镇上成长起来的童年,跟我如今假期回到家乡的模样,十多年间并不会又太大的变化。

  其实我并不反感这种维持感,虽然在经济常识的理解中,一个地方变化越慢说明经济越是落后——可是我有时候出于私心,却是爱极了这份十年如一日。

  在老家的日子,你知道菜市场的摊位布局,你知道街头巷尾家的近况,那些从未间断过的红白喜事,会给你展示出一种有些感慨的苍凉——有人家的孩子出生,有人家的老人去世,有人家的夫妻刚喜结连理,有人家的夫妻在上演离婚闹剧……而惟独这里的街道,房子,树木,河流,南方独有的阴冷寒冬,这些都是不变的部分。

  我一方面自私地珍惜着这份独有的家乡气息,另一方面,也会叮嘱自己,不要落入这种一成不变的束缚中——就把它当成一个可以短暂抚慰自己的安全角落就好。

  应该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怀念自己的故乡,可是也知道自己并不属于那里。尤其是节假日的脚步声靠近,这种复杂的滋味变得更加浓厚。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一直坚定不移地觉得,为了维系自己的安全感,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一切变得板上钉钉。

  于是确定了自己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确定拿到一份工作offer,拿到一份官方认可的证明。以及,在我童年时候老太婆告诉我的那面镜子里,看到将来跟谁在一起,在哪里生活,会有几个孩子,多少岁的时候死去,那个时候是什么模样。

  因为太害怕不确定,所以对于可以给自己有“安全标示”的一切种种,都有着无比的期待,甚至是迷恋。

  这种有些变态的迷恋,一度让我陷入选择恐惧症的状态中——无论是买一件衣服,亦或者是自己的人生道路。

  我知道这不好,可是我不喜欢去做决定,甚至奢望可以跟从前一样,有大人告诉自己,今天晚上吃什么,这节课学什么,下一年在哪个教室上课,班级活动去哪里游玩。

  那个时候的我总是不爱出声——我总觉得,反正都有人安排好一切行程,我就跟着大家一起就好了。

  于是有时候遇上那么不顺遂的时候,我也难免抱怨一句,为什么他们要做出这样的安排?难道没有做好预设的准备工作吗?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自己对于这种状态有些反抗了——我知道他们安排的不好,可是我又没有更好的方案——于是我被迫妥协,继而陷入不开心的情绪。

  这种不开心,跟我现在我经历的不开心并不相同。前者是无意识的被动情绪,后者则是我主动选择来的所谓煎熬——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愿意承受这份不开心,这使得我并不痛苦,只是一种低落的持续过程而已。

  很多人对于生活的理解,有时候趋向于两极化的号召。或者稳定一生,或者折腾一生。有人不屑于前者,觉得那是一眼望到头的悲哀。也有人不屑于后者,觉得那也不过是一种自我狂欢的幻想。

  我花了好些年,试图摸索出来适合自己的分界线。现在可以表达出来的,是一种大方向上的坚定不移,同时也去蓄谋一份悬而未决的期待——这是我目前可以达到的,关于达到平凡而不平庸的自我认知。

  也就是说,我并不再像以前那么急迫,希望所有的事情马上可以走到尽头——不是因为害怕结束,而是对这种尘埃落定不再那么迷恋。以及,甚至有种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那就不如暂时悬浮在上空的私心。

  我以前也是个很惧怕危机的人,可是如今我越发地意识到,不仅仅不要惧怕这件事,还要时刻提醒自己的危机意识,防止自己落入圈养动物的安逸中,更不要落入煮青蛙的那一汪温水中。

  我常被人称之为不快乐的人,可是就是这一份不容易快乐,我自认为自己在体验幸福感这件事情上还是有一些天赋的。

  有天夜里跟朋友去酒吧喝酒,回家经过地下人行过道,看到空荡无人,兴致起来,居然开始大声唱起了歌。那一刻觉得在白日里矜持的自己,得到了某一部分的释放。

  尽管时间很短,短到一首歌没有结束——听到前方拐角回荡的脚步声,知道有人走来——于是性格里的那部分害羞跟低调,瞬间又使得自己恢复到原样。

  可就是那不足一分钟的时间,却是足够我高兴上好几天,以及很久以后都喜欢拿出来回味。

  我甚至开始形成一套逻辑,那就是训练以及寻找快乐,也是一件需要自律的事情——你在那样一个不确定的时空里,条件反射地提炼出自己的些许爱好甚至是技能,从而让这些时刻圆满你的那份狭小的不平庸。

  以及,如果再有很多面的选择,那么也不再畏惧——因为还好自己可以有得选,这可是最欣慰的部分呀。

  首先要承认的是呆在舒适区是我们的人性本能,呆在里面不出来的人占大多数这才是符合事物自然发展规律的。

  那是不是一定要跳出舒适区?又为什么呢?做出正反回答的人其实无论无何都能逻辑自洽。

  这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如果你天天做很多俯卧撑,那么地板对你手臂的压力会让肌肉的肌原纤维产生撕裂,而这种微创伤会激活免疫系统,调动你身体所有的资源和机能来弥补愈合创伤。

  那有的人说,我觉得在舒适区里挺好,我不想变得更强大了,跳出来太累了,我很OK,我知足常乐。

  可惜啊,你的舒适区大小并不是一层不变的,跳出来的目的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不是自虐。

  而是为了扩大自己的竞争和生存优势,把原本的挑战区变成自己的舒适区,也就是扩大自己舒适区的范围。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社会法则也就比丛林法则友好那么一点,如果你原地不动而其他人在拓宽他的舒适区,那么你的舒适区其实是在相对缩小的。

  到此你就不难明白,那些总抱怨世风日下,感慨这个社会越来越差,并认为这个世界不可能再变好了的人,大抵都是因为不想积极进取,最后被打压舒适区范围的人。

  这就好比睡觉前要先把房间的灯关了,游泳前要先做好热身运动,唱歌前要先开开嗓子一样,十分必要。

  除了主动做好心理准备,还有一种情况是,意外和麻烦突然降临,把我们强制性从舒适区拉到了挑战区。

  这时你应该尝试接受意外跟麻烦,进入一个新的场景,这样本来隐性的过度补偿机制,通过外在的刺激(意外和麻烦)就变得显性化了,帮助我们脱离对原有的常规路径的长期依赖。

  你会发现这样一个事实:你去找人请教问题,越有经验和越谨慎细致的人,给出的答案往往也越细分。

  他会告诉你要分情况,情况一你要怎么怎么样,情况二你又要怎么怎么样,面对执行同样一件事,他是分的很细的。

  定目标也是,如果是短期目标,那么如果你当前的状态很好,心态也很积极,最近遇到的事也是顺风顺水的,你可以把目标定高一点,因为你当前的状态是动力大,阻力小。

  但如果你最近的状态本来就不好了,你很沮丧,生活中遇到的事情都不顺心,那么这个时候你可以把目标改近一些,能发生微小的变化,让自己一点点跳出现在的困境,就已经是最好的目标了,因为你当前的状态是动力小,阻力大。

  这里我最怕的就是,第二种情况的同学目标没完成。本身状态就不好了,又没完成目标,一定是雪上加霜,备受打击。怎么办?

  你要线性地看待你的努力结果,事物不是只有对立起来的两面,不是只有黑与白,不是只有对与错,也不是只有成功和失败。

  两者的中间还有成功了第一步,成功了一点点,成功了一半,成功了一大半,只差一点点,再来一次一定成功等。

  一切对人的描述都是当前状态的描述。只要不断调整策略,重复重复再重复,就一定会取得更好的结果。

  怎么判断自己定的目标是在舒适区内还是在挑战区内?这两个区域落在我们身上的感觉的不同点就是:

  人就像一个容器,你往里面加什么,你外显的状态也会随之向什么改变。而往里添加,和保持持有,这都是很主动的行为,是具有掌控感的动作,这也是在告诉你,你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如果你觉得接受到的焦虑感过大,以致于迈不动步,那你需要把容器的口子缩小一点,控制添加的量(我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能奋勇前进里讲过这个状况)。

  如果你觉得接受到的焦虑感过小,你感觉呆在舒适区里很舒服,那你需要把容器的口子扩大一点,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接触新的人事物,那会让你重燃动力,打破你目前的自我感觉良好,不需要努力的这种逻辑自洽。

  你可能做好了思想准备,定好了正确的目标,然后开始行动,行动的时候会不间断地感觉难受,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已经在创建一条新路径,你已经在进步。这时你只要记住:

  难受,是检验你是否在进步的第一感受,而难受的消失意味着舒适区的扩建完成。

  还是那句话,逻辑自洽并不难。谁也无法叫醒装睡的人,所以我只是在试着唤醒做梦的人,道一声,早安。

  我想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成就也只是一个相对性的说法,成就的大小视其他成就而定。但不断跳出心理舒适区一定是探寻自我和扩张自我地盘的最好方式,祝好。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1990年12月15日】,希望与你持之以恒地共同成长。

  关注公众号在后台回复【知乎】,赠你三份关于成长学习的惊喜,作为小小的见面礼。

  人是一种容易厌倦、永不满足的动物。你就算在一个区域里呆的很舒服,很满足。过不了太久,你也会想要更多,这种欲望会越来越强烈。

  在舒适区外,你觉得危险,但你也感到刺激。在舒适区内,你感到舒适,但也觉得无聊。

  所有”成功人士“(包括略有小成的人和功成名就的人)都会在”无聊但舒适“和”危险但刺激“这两者之间徘徊。

  打个比方,一个月收入只有三千的屌丝肯定不舒适,因为工资根本不够花。一个月入一万多的码农恐怕也不舒适,因为收入只能说还好,但工作量太大,闲暇的时间太少。

  但是他们如果在自己的圈子里稳定,他们哪怕一下子看不到出路,也不会轻易辞职下海,因为现在至少还有份尚算稳定的收入,而如果辞职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未来是什么。

  我舅舅在老家公共汽车车队当个小领导,一个月还不到三千,几乎没有休息日,但是他不敢跳槽,为什么?这个地方呆久了,不敢挪动,不知道出了这一块外面的情况会是怎么样,又会遇见什么问题?

  许多动物,包括人,都是喜欢给自己划一个既定的活动范围的,不到很不得已的时候不会随便走出去。因为现在这个活动范围我差不多已经踩好点了,相对来说安全一些,至少一般来说安全一些、我们认为安全一些。而出了这个活动范围,就是一片我们根本没有涉足过的土地,你怎么知道那里有没有食物?你知道那里有什么老虎狮子猎人陷阱?

  你无法确信,”心理舒适区“以外的地方属于未知,至少是相对的未知,未知代表着恐惧,也代表着诱惑。

  跳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是可能让人取得更大成就的,毕竟大家都不傻,一般都会选择向上突破。如果成功了,当然会在自己现有基础上取得更大成就。

  相对于人的心理舒适区而言,人的最近发展区(即人的现实水平和可能的发展水平之间差异)则时刻提醒着个体需要做出努力。但是各种活动都存在一个最佳的动机水平,动力不足或者过分强烈,都会使效率下降。而对于「心理舒适区」而言,因为这个“舒适区”绝大部分取决于个体主观性情绪状态体验。因此可能也存有这种动机的最佳水平。

http://christianiaart.com/sizhenxingpaixu/11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